<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離開青海情系高原第十回 (詩寫柴達木十二家)

      作者: | 來源:中詩網 | 2020-10-11 | 閱讀:

        導讀:柴達木——世人遺落的大美之地,就像油畫一般絢麗的聚寶盆!這一回推薦的12位詩人,或出生于柴達木盆地,或曾在那兒工作、當兵多年,其中年頭最長者竟達34個春秋,生命的血液中自然溶入了一種名叫“柴達木”的基因。以年齒為序,他們分別是:耿占春(大理)、朱海燕(北京)、田毅(石家莊)、風馬(威海)、宋碧波(寶雞)、曾瀑(北京)、羅鹿鳴(長沙)、甘建華(衡陽)、凌須斌(海口)、李南(石家莊)、鄭景川(唐山)、周秀玲(敦煌)。(甘建華編選推薦)

      耿占春詩兩首
       
      茶卡記憶
       
      自茶卡鹽湖往西,我看見
      懵懂歲月……消逝在柴達木盆地
       
      吐谷渾國王的人馬,在每個
      孩子的童年就藏進了柏樹山
       
      一片種植著土豆和豌豆的土地
      它們開著我最早認識的花朵
       
      山脊的起伏與河谷地貌的
      傾斜,如聞遲疑的問候
       
      車窗外移動著的戈壁
      在記憶的紋路里旋轉
       
      如當年鄰居家的舊唱機
      再次傳來古老世界的芬芳
       
      一個孩子如同一個遲暮老人的
      遠親,親和而又模糊難辨
       
       
      莫河
       
      有一年乘車路過青海湖,往西行
      左邊的路口插著一個木牌子:莫河
       
      一條碎石路,在戈壁灘燃燒的風水中
      延伸,飄蕩,通向年歲的深處
       
      我是在莫河開始有記憶的
      五年,但只記得幾個瞬間
       
      不知道時間的謎是怎樣組成的
      只記得有一天獨自站在青青豌豆地
       
      看蝴蝶落成豌豆花,片片豌豆花
      環繞我飛。在小小的魔幻時間
       
      一個藏人騎著馬,安靜的牧羊狗
      把吃草的駱駝趕進了云堆里
       
      母親在河邊的磨房,姥姥蒸熟了
      香噴噴的土豆。我不知道世事變遷
       
      乘車路過莫河時她們早已謝世
      可我幾乎還能嗅到土豆和青豌豆的氣息
       
      [作者簡介] 耿占春,1957年1月出生于河南柘城。未及兩歲,隨父母到柴達木盆地莫河駝場,6歲返回故鄉。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著名詩歌評論家、文化批評家。大理大學文藝評論基地特聘教授,河南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代表作有《隱喻》《觀察者的幻象》《話語和回憶之鄉》《敘事美學》等專著。曾獲“2018年度十月詩歌獎”、第三屆“昌耀詩歌獎·理論批評獎”。現居大理。
       
       
      朱海燕詩兩首
       
      大柴旦信箱
       
      為兌現喜馬拉雅山的請求
      我把第二故鄉置放在一個無春的不毛之地
      那里沒有名字,昆侖在南、祁連在北
      荒涼與空曠,都是從月球上植來
      它距海西州大柴旦一百三十八公里
      望斷雁翅的眼睛,從未逛過大柴旦的街道
      雖然如此,這個遙遠的小鎮,卻是最親最近的鄰居
      大柴旦××信箱,成為第二故鄉的名字
       
      也因此,我變成大柴旦鎮的一個居民
      我把信箱種植在信封上,寫上收信人的姓名
      半月或十天,呼嘯的黑風,流浪的黃羊,大漠的月亮
      攜著我滾燙的思念,叩響幾千里外的門鈴
      十天或半月,故鄉的聲音,泛金的麥浪
      母親手做的千層鞋和花生米,便熱吻起遠游的兒子
      看不見,摸不著的信箱,是我精神的家園
      把我滋養成戰士,把枯燥的日子把玩成溫馨
       
      退伍時,戰友們含淚斟滿六十度的互助大曲
      為不曾相識的信箱干杯,那個光榮而神秘的符號
      高興得讓人把酒當成白開水,咕嘟一聲下肚
      喝醉了,硬說景陽岡打虎的武松就是自己
       
      二十年后,我終于走進大柴旦
      郵局里關于信箱的資料,早被歲月掏空
      只是說,當年在柴達木腹地的曠野里
      曾住過一支修路的人,大柴旦幫他們郵遞了
      八年的思念,留下的一條鐵路
      就是他們被風沙打瘦的青春
       
       
      荒原上有棵楊樹
       
      在我的心上,在世界的肩膀
      挺拔著一棵楊樹,萬古荒原是它的背景
       
      和隨風而行的大漠孤煙沒有簽訂協議
      在四野蒼涼的天穹,它定海神針般挺起
      春天由此誕生,枝條揮去瀚海千萬年的嘆息
      那些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的
      眼睛,第一次望見綠色的圖騰
       
      修路的士兵,把獨自兀立的白楊
      視為生命,稀罕如油的那碗水,他們
      早晨刷牙、洗臉,晚上洗腳,爾后
      月光一樣流淌在白楊之根
      一滴都不會浪費,一滴也不會走失
      垂落土里的愛意生成躥天的力氣
      一顆顆心織成的年輪,劃出生命的軌跡
      一個風沙世界中的另類
      渾身上下長滿毫不畏懼的精神
       
      說它是站立的詩,不夠精準
      它是修路人落地生根的精氣神
      它是千里萬里外故鄉的縮影
      它是母親送給兒子可視可摸的叮嚀
      它是一座剛剛受孕的火車站
      它是一面指示鐵路上天的揚旗
      那一天,東風第八次染綠它不屈的額頭
      它用枝條挽來一道純潔的彩虹
       
      人們記得,它是睡在
      送信送報的郵包里來到荒原的
      郵差是大柴旦郵局職工
      他叫盧代寬,退休后定居西寧
       
      [作者簡介] 朱海燕,生于1957年2月,安徽利辛縣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第六屆范長江新聞獎得主。1976年2月入伍,同年6月抵大柴旦鐵道兵部隊。1978年加入青海省作協,參加首屆省文代會。1983年6月調入北京,歷任鐵道兵報社記者,人民鐵道報首席記者、高級記者,中國鐵道建筑報社長、總編輯,鐵道部工程管理中心正局級副主任。發表各類作品2000萬字,出版各類著作37部,屢獲大獎。現居北京。
       
       
      田毅詩兩首
       
      格爾木夢幻曲
       
      格爾木,你這流金淌銀的河
      我帶著華彩四射的夢幻,走向你
      我帶著阿里巴巴金色的秘訣,走近你
       
      有豪邁的情愫
      有靈透的詩氣
      還有晶瑩的赤心
      如執一串尋蹤探秘的鑰匙
       
      開啟茫茫峰巒和浩浩戈壁
      開啟萬丈冰川和格拉丹東雪山的門扉
      哦!攀登的欲望如初陽冉冉升起
       
      如椽的大筆耕犁于今秋九月
      河開冰消讓時節蔥蘢
      開閘,讓奔涌的情感書寫千篇華章
       
      邀雪山,請草地
      用清泉洗濯一串串珠貝般的詩句
      最閃亮的心曲唱出白馬的瀟灑和飄逸
       
      那一片窗前群鴿飛翔
      掠去的是迅捷的思辯
      那一方黑泥落遍春雨
      悅目是花香滿綠洲
      醉了,就睡臥昆侖感知四面來潮
      八方朔風
       
      格爾木,睜開眸子是剛剛蘇醒的世界
      遍地是透明的星星和天空一樣的眼睛
      走向大海,擁抱遼闊喧騰的太平洋
       
       
      西脊背
       
      像追尋古老傳說中如絲的記憶
      像聆聽皚皚雪峰神圣的呼喚
      從心底里燃燒起億萬顆太陽的渴盼
      去屬望,在漲滿的欲念翹首屬望
      新的領土、新的黃金谷地時
      諸如三石灶之類的故事,已延伸至荒原
      從此,我們把瀚海的風鳴
      鍛成世紀的囑托,鑄就坦蕩透亮的心胸
      從此,我們放飛潔白自由的鴿群
      向塞外 向江南 向東海之濱……
      哦 唯有這起自青蔥草坪的精靈
      才是我生命里圣潔的慰藉和癡迷的戀情
      這就是西部,正在擺脫大漠孤煙
      長河落日的迷茫
      正在挺直女人的情感,溫存男人的氣質
      盡管冰涼的薄土上,季節一次次消瘦
      我還是能潛入褐色的山頂
      伏在漠風巨大的書架上
      閱讀我 閱讀屬于我的西部
       
      正如愛和美和月亮常伴隨別離
      伴隨陰晴圓缺
      總會有那么一天
      會飲酒和不會飲酒的朋友們
      將埋在西部的沙礫中
      或坐在嵯峨的化石上
      遙想時間長河的永恒
      肩起托著一切的地平線
      狂放地修改蒼涼的唐詩
       
      [作者簡介] 田毅,生于1957年7月1日,河南南陽人。1978年考入青海師范大學中文系,1982年畢業分配至海西州紅衛中學,3年后調入海西州委辦公室。1990年調至石家莊市委宣傳部,2007年任副部長。1983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1988年加入青海省作家協會。現為河北省作家協會會員,河北省人才交流協會顧問,河北省安盛智庫委員會委員,河北省教育協會理事。現居石家莊。
       
       
      風馬詩兩首
       
      遙望童年
       
      童年是嵌在土崖上的老屋子
      它一到冬天就凝固成冰
      一到春天就開放出花朵
      有時,它是一只飛行的麻雀
      ——在四處覓尋糧食
       
      是的,童年是一個兩歲小兒
      撰寫的有關他自己的電影腳本
      他一粉墨登場就感到了饑餓
      他一開口說話就渴望著逃亡
       
      這古怪的孩子一步就跨入成年
      紅色旋風是他人生舞臺的布景
      飄雪的日子就是他烤火的童年
      飄雨的日子就是他吃豆的童年
       
      當青稞成熟 他的童年
      就一寸寸長成一座山
      當土地枯萎 他的童年
      就化作白花花的鹽堿
       
      可是 仍有一支童謠在荒原回蕩
      它讓一個兩歲的孩子
      把臉唱成了一張密紋唱片
       
       
      列車西行
       
      我坐在列車上 對面
      是一排排陌生面孔
      我看窗外的季節 看到
      雪正大片地覆蓋莊稼
       
      山野白得漫無邊際
      印象的貧窮與富裕
      也漸漸模糊
       
      也有美麗在匆匆閃過
      它們是樹
      是飄舞的炊煙和人
       
      陌生的面孔漸漸熟悉
      他們瞌睡了
      他們醒來了
      他們在不瞌睡的時候
      總會吃掉大量食物
       
      每過一站發車鈴就敲響一次
      送別丈夫的女人哇哇大哭
      送別女人的丈夫哇哇大哭
      我不哭 因為我總坐在老地方
      而且我知道我的靴子
      正發出古怪的草原氣味
       
      列車走著就走進記憶中了
      在冬天
      我看到往事正在雪地里復活
       
      [作者簡介] 風馬,本名時培華,生于1958年3月1日,山東單縣人。兩歲到柴達木,2013年10月調離青海。歷任《瀚海潮》詩歌組長、青海省文聯專業作家、《青海湖》副主編,文學創作一級。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青海省作協第五、六屆副主席,青海省首屆“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以創作中長篇小說、詩歌、散文、隨筆為主,作品入選各種選本,4次獲得青海省政府文學藝術創作優秀作品獎。現居威海。
       
       
      宋碧波詩兩首
       
      天邊的紅柳
       
      你看到那些紅柳了嗎?
      它空闊于天邊
      九死一生的一抹芳魂
      坐擁一派玄黃
      從不與遠近的事物爭辯
      戈壁大漠粗礪的風
      能夠吹僵陽光吹死石頭
      吹不壞這寒銅一般
      神龕上新鮮的燈盞
       
      在西部雅丹
      我們迎著漠風
      攜手走向洪荒
      去吻別瀚海憐察的一尾胭脂魚
      云朵在海藍里嘩變
      流宕的腳窩,向天外拓展
      鴻雁的影子
      正扶搖繞嘴的沙粒遁入虛無
      而當我們停下跋涉的行腳
      不小心便成了紅柳惺忪的眸里
      放浪形骸的海市蜃樓
       
       
      西部雅丹
       
      大海的潮汐不曾遠去
      沙啞的浪花
      偃伏于天涯孤旅,佛的喻理
      空空的大漠,眾神兀自打坐
      誰在扶蘇鴻雁的翅影?
       
      格爾木偏西的荒原
      陽光給斑駁的意念打上青銅
      時間在這里停歇發涼的腳印
      大風一次次經過
      轟隆隆的云朵,以雅為骨
      修復伊人的懷憶
       
      [作者簡介] 宋碧波,生于1961年1月25日,陜西鳳翔縣人。1984年大學畢業支邊青海,曾任格爾木市政府辦公室副主任、市人大常委會秘書長,2017年4月提前退休。作品散見于《星星》《延河》《青海湖》《草原》《中國詩人》《散文詩》《瀚海潮》《西安晚報》《寶雞日報》等近百家紙刊及新媒體,入編《長安風詩選》《中國荒原詩人詩選》等多種選本,出版詩集《流云劃過高原》《雪菊花開》。現居寶雞。
       
       
      曾瀑詩兩首
       
      白楊林
       
      一片白楊林。記不清在何處
      似乎在德令哈,又好像在懷頭他拉
      似乎在沙漠,又好像在草原
      也可能在月亮上
       
      我只記得,在一個頹圮的
      小城外。一本雜志的東南面
      一雙解放鞋鞋帶盡頭。像一枚郵票
      蓋著模糊的郵戳
       
      它們好像是一支部隊
      好像是一個營,又好像是一個團
      不知道從何處開來
      不言語,只打手勢
      不知道誰是營長或者團長
      誰是士兵
      好像在執行一項最特殊
      最神秘的任務
       
      我只記得,當我一個趔趄
      栽倒在泥濘中,許多白楊樹紛紛跑過來
      輕輕將我扶起
      像扶起一個掉隊的新兵
       
       
      尕海
       
      每當我一次次被埋沒的時候
      我便會想起德令哈城外那一片刻骨銘心的蔚藍
      想起尕海神秘現身的那個下午
       
      那時,遠遠望去,那座小城就像茫茫瀚海中
      搖搖欲墜的孤島,眨眼間就在沙塵暴中沉沒了
      一堵巨大的沙墻一路嘯叫,扭曲著向我碾壓過來
      這戈壁上的流氓、悍匪、強盜、獨裁者、法西斯
      早就在我的歸途布下了天羅地網
      我的挎包里除了一個班的牙膏,還有剛買的一本書
      開始動蕩不安,相互擁擠、踩踏,亂了韻腳
      那家伙桀驁刁蠻,不像有文化的樣子
      其劫掠可能無關風雅,而是我隨身攜帶的牙膏
      不知它會否將我也當作一支牙膏徹底擠光
      這地痞、莽漢、雜種,可能三百年沒漱過口了
      它一定是嗅到了中華牙膏的水果香味
      或許,它是把穿綠軍裝的我當成了一個青蘋果
      歇斯底里地咆哮聲中,我被它一把掀翻在地
      五花大綁,屁股上重重挨了幾腳
      這怪獸,不停地往我身上傾瀉著礫石、沙土
      看樣子是要將我生生活埋
      就在我命懸一線之際,風暴聲戛然而止
      我掙扎著從沙堆里爬將出來,抖去滿身塵埃
      一抬頭,只見前面一片靈魂般的蔚藍
      放眼四顧,煙消云散,玉宇澄澈
       
      “是尕海!”我激動地叫出了聲
      它大慈大悲地降臨,拯救了陷入絕境的我
      拯救了陷入絕境的三百首唐詩
       
      [作者簡介] 曾瀑,本名曾正賢,生于1962年12月5日,云南鎮雄縣人。1979年入伍到鐵道兵十師,在青海剛察縣、德令哈市參加青藏鐵路一期工程建設。1981年考入長沙鐵道兵學院(現并入國防科技大學)。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供職于中國鐵路文聯。多次在國內詩賽中獲獎,入選多個選本。出版詩集《懷頭他拉的麥田》《最高的那座山》《三人行》(合集)、報告文學集《雄性熱土》《零高度飛行》等。現居北京。
       
       
      羅鹿鳴詩兩首
       
      冷湖往事
       
      冷湖很冷,冷得名副其實,冷得銘心刻骨
      我唯一的一次涉足,穿著鴨絨服
      在八月正午的烈日下越裹越緊
      冷湖的風很少,一年只刮一次
      從早刮到晚,從春刮到冬
      冷風的內容從不空洞,一年比一年飽滿
      打在臉上,生疼生疼
      如果將風里的沙塵換成霰彈
      會把任何東西都打成篩子
      風速很快,隨時會摘走你的帽子
      將女人的頭巾展動如彩旗
       
      冷湖很干,如果要數雨點
      一年不會超過一千滴
      下雨的時候,人們會跑去淋雨
      雨落下來,會在臉上變成麻子
      所以,冷湖是中國降水最少的地方
      所以,冷湖是世界最干旱的地區之一
      年蒸發量兩千多毫米
      送一個洞庭湖來,兩年蒸發殆盡
      冷湖人不會吹牛皮
      這都寫在地理教科書中
      其實冷湖沒有湖
      它是億萬年前的一個海底
       
      二十多年前到了冷湖的王行長
      給冷湖油田辦理撥款業務
      錢越撥越多,胡子越撥越白
      王錦芳要調回衡陽,王行長堅決不放
      說是走十個人容易,來一個人好難
      她是我老鄉甘建華的老婆,我只見過兩面
      一次,她的調動被卡在省行
      一次,在冷湖她的家里
      調令下達,行李已全部打好
      我欠王行長一個人情
      為他寫了一篇《冷湖魂》
      登在《青海日報》頭版頭條
      王錦芳欠我一頓午飯
      而我欠冷湖這個石油城
      一個道歉,只給了它一個背影
       
       
      錫鐵山往事
       
      告訴我錫鐵山的初中地理課本
      亦告訴我錫鐵山是柴達木盆地的寶庫
      裸露的巖石下,潛藏著有色金屬的家族
      鉛鋅是大哥大,金、銀、銻、鉬、鍺、鎵是姐妹花
       
      我來到錫鐵山是十年之后
      山體像我三天兩頭流的鼻血抹在上面
      午宴的烈酒,滋潤我干裂的嘴唇
      礦務局肖局長是湖南人
      打電話叫電廠技術員來陪我喝酒
      老鄉見老鄉,沒有兩眼淚汪汪,只有酒杯叮當響
      小老鄉后來連升四級拔擢廠長
      再躍升兩級接了肖局長的班
      當西部礦業董事長時,到長沙找過我
      當省委常委、西寧市委書記時,請我吃過早飯
      在青海賓館與我的合影,還留在電腦里
      錫鐵山的小老鄉功成名就后,現在蹲在監獄里
      祁連山的黑熊成了囚徒,孤單、凄清又寒冷
       
      [作者簡介] 羅鹿鳴,生于1963年4月20日,湖南祁東縣人。1984年8月至1996年9月,曾在德令哈二中、海西州政府、團青海省委、中國建設銀行青海省分行工作。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中國金融作協副主席,湖南省詩歌學會執行會長,湖南文理學院兼職教授,武昌理工學院特聘教授。出版《圍繞青海湖》《光芒與洪荒》等詩集6部及7種文集,入選詩歌選本百余種。現居長沙。
       
       
      甘建華詩兩首
       
      托拉海胡楊林
       
      蒙古語中,托拉海就是胡楊林
      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胡楊林
      格爾木以西,與檉柳、白茨
      鵝喉羚、狼、熊、赤狐
      相依為命,荒漠中的奇觀
       
      滿目青翠,倒臥的枯樹也是英雄
      蒼茫中燃燒的金黃火焰,尚需時日
      云端下的沙漠,亦可見斑斕之美
      胡楊高大茂密,周邊流沙起伏
      移步換景,皆成高原壯麗的畫卷
       
      橫穿大盆地,我的面部已被曬得
      黧黑,胡楊林油畫般的效果
      太陽帽前額發際,似鹽湖岸邊的
      白圈,兩邊臉的色澤深淺不一
      仰面向日,竭力曬得勻稱些
       
      而關于胡楊,這個古老的樹種
      多變的樹種,淚流不止的樹種
      悲壯的樹種,千年不朽的樹種
      穿越宇宙洪荒,凝練天地玄黃
      除了敬服,我還能再說些什么呢?
       
       
      聞柏樹山出現雪豹
       
      雪山隱者,極其聰明的精靈
      顏色與巖石混同,悄無聲息地
      潛伏在峭壁頂端,一只腳
      往前輕輕地探出,試圖阻止
      石頭滑落,利齒則緊咬住
      舌尖,雙眸透出駭人的藍光
       
      疏勒蒙克巖羊,愚蠢而驕傲地
      進入伏擊圈,雪豹閃電出擊
      對方亦非等閑,直接躥下懸崖
      涉過冰冷的溪澗,前世冤家
      流星趕月,劃破祁連山的星辰
      與一只鷹鷲,同時降落柏樹山麓
       
      太陽晃動著釉彩,眾鳥歡騰
      雪豹舍棄巖羊,緊貼巉崒
      成為綽約的石塊,牧民呆望著
      傳說中的神物,驚魂未定的視頻
      頓成央視網紅,無意中印證
      三年前,我曾在此看到的幻象
       
      [作者簡介] 甘建華,生于1963年8月18日,湖南衡陽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青海師大地理科學學院客座教授。1982年春隨父去青海油田,1992年秋回鄉。曾創建青藏高原第一個大學生詩社并辦同名詩刊《湟水河》。青海文學專著有《西部之西》《冷湖那個地方》《柴達木文事》《盆地風雅》等,主編出版《這里也是一片沃土》《我們的柴達木就像畫一般》《名家筆下的柴達木》《在那遙遠的地方》等。現居衡陽。
       
       
      凌須斌詩兩首
       
      花土溝看山
       
      花土溝 沒有花
      也沒有草 沒有樹
      溝里沒有溪流
      嶺上沒有鳥雀
      以扎哈北山斷崖
      五彩斑斕土塊的命名
      讓柴達木盆地西部
      沉淪的古滄海
      莽莽蒼蒼的岡巒
      有了些許生氣與浪漫
      溝溝壑壑 坎坎坷坷
      千回百轉的褐黃
      孤立于宋元明清山水
      意境之外
      斯文·赫定的風景速寫
      倒是有著傳神的描摹
       
      花土溝看山 不分季節
      沒有春的青翠
      沒有夏的蔥蘢
      石油人穿透地層的眼睛
      捕捉住墨綠的巨龍
      從此 尕斯陶海駐牧地
      別樣的風景出現了
      高聳的井架
      向地底日夜傾注深情
      起伏的磕頭機
      不知疲倦地歌唱
      嶺上 溝里 山谷
      躍動著一團團火紅色的身影
      不長花 不長草
      不長樹的花土溝
      自有一種特別的精神
       
       
      魔鬼城
       
      地球上最像月球的地方
      最接近火星的地貌
      在柴達木的心臟
      以雅丹的猙獰面目
      穿越深邃的星際時空
      ——魔鬼城
       
      烈烈罡風如刀
      永無休止地鏤刻
      土丘土堆因之而形成
      蒼涼大地的主角
      千姿百態的風蝕殘丘
      好似經過烈火炙烤
      夜風呼嘯猿哀狼嚎
      ——魔鬼城
       
      忽然間的時運
      雅丹成網紅
      借助于微博、微信
      紅衣少女的抖音
      喚醒一場場朝圣之旅
      而千年前的故事呢
      百年前的傳說呢
      ——魔鬼城
       
      [作者簡介] 凌須斌,生于1963年10月7日,江蘇鎮江人。曾任《中國石油報》《青海日報》駐青海油田記者站站長,現任中石油海南銷售公司黨群工作處(企業文化處)處長。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青海省、海南省作協會員。出版散文、報告文學、紀實文學專著多種,主編《山程水驛識君詩——甘建華地理詩大家談》,屢獲省部級各種正規文學、新聞獎項。現居海口。
       
       
      李南詩兩首
       
      從此,我成了自帶光芒的人
       
      讓我帶一捧鹽巴去德令哈
      讓咸味彌漫在草地和戈壁灘
      讓我品嘗這生活的苦澀和必需。
      那天在湖邊坐下
      湖水的光芒構成了我內心的光譜。
      那天我把傷口揭開
      把鹽粒撒向血肉深處。
      掬一捧鹽湖的水喝下
      我便有了神奇的能量。
      如織的游人在拍照,在驚呼
      我只是默默地記住了鹽湖
      并不是沒有被這美景打動
      而是認領了來自湖水的光芒。
      我知道,從此我成了自帶光芒的人
      不論走到天涯,還是海角。
       
       
      鹽湖之夜,聽道爾吉唱呼麥
       
      這歌聲有鹽的元素
      這歌聲有鐵的硬度
      那呼麥有青銅的沉默
      回蕩在茶卡鹽湖的夜空。
      “把愛中的愛獻給你
      就是我的靈魂”
      那時星星在天上巡邏
      那時我的心兒碎了一地。
      我無法問你
      風兒吹來,你在想什么
      我也無法告訴你
      馬兒歸來,我早已越過了山丘。
      今夜在寒風中,在道爾吉遒勁的歌聲中
      我想起了最初的諾言———
      一如那亮晶晶的鹽粒
      沉睡在深邃的鹽湖底部。

      [作者簡介] 李南,女,祖籍陜西武功縣,1964年10月11日生于青海德令哈市。出版詩集《李南詩選》《小》《時間松開了手》《妥協之歌》。作品被收入國內外多種選本。先后獲得首屆昌耀詩歌獎、孫犁文學獎、徐志摩詩歌獎。現居石家莊。
       
       
      鄭景川詩兩首
       
      雪山溫泉
                           
      車子從盆底往山上爬,一直往上
      后視鏡的樓群微縮,模糊的火柴盒
       
      車馬慕名而來,泉口煮雞蛋
      溝壑里泡腳,泡澡,泡心情
       
      奔瀉的銀鏈流向盆底,回家的孩子
      皈依草原靜深的懷抱
       
      我想多望一會兒眾山小,眾生小
      想下山小蔥拌豆腐,蒸米飯
       
       
      飲馬峽之春
       
      晨光的觸須,爬上三千多米高戈壁
      雪山醒來,拋出清亮亮的使節
      駱駝刺和羊群斗氣,憋青了針芒
      檢修工的陽臺上,晾曬著棉質的心情
       
      一隊細雨悄悄空降戈壁,沙蔥和鎖陽
      發動午后的狙擊
      廠房內,機器閃耀金屬微芒
      玻璃窗記錄雨滴偷窺的驚慌
       
      春風里挽起手奔跑,無比幸福
      飲馬峽的春天,點點綠星相約
      青春扎根戈壁,是一場簡約的華麗
       
      [作者簡介] 鄭景川,生于1968年12月4日,河北唐山人。中國化工作家協會會員,唐山市作協會員。2014年7月至2017年12月,任唐山三友集團青海五彩堿業有限公司黨群工作部部長。作品見于《工人日報》《柴達木日報》《散文選刊》《詩選刊》等報刊,散文入選《我們的柴達木就像畫一般》選本,詩歌獲“中國詩歌在線”年度詩人獎,出版專著《一個人的森林》《雪落人間》《記得》《遇見》。現居唐山。
       
       
      周秀玲詩兩首
       
      月光下的巴音河
       
      依然有一種心動不停地
      越過粗糲的風剛硬的風寂寥的風
      依然有一輪渾圓的皎潔
      撞我滿懷的纏綿
      依然有一首凄婉的蒙古長調拉長
      我的憂傷
      今夜,姐姐已遠去
       
      靈魂起錨千山萬水
      奔撲這場盛大的邀約
      我必須酩酊大醉一場
      縱有千愁萬緒
      只需回眸一杯
      這一片被海子照亮的天空
      每一滴幸福的河水里
      都流淌著詩與遠方
      每一粒風中的沙石
      都速寫著一段高貴的永恒
       
      撲入瑤池高懸的一領高地
      這是銀河的盡頭嗎?
      今夕何夕
      我是一朵傲骨獨艷的格桑梅朵
      把光陰鍍成一行一行沸騰的噴涌
      月光下舉起杯盞
      我需要一個大詞
      傾訴衷腸
      需要一聲呼喚
      千杯不醉
      需要一份寂靜
      把酒吟詠
       
      這一襲朗照已是心照不宣
      還是那抹舊時月色
      還是那片雨水洗過的天空
      還是那聲叮叮咚咚的娓娓不倦
      還是那句白首不相離的滔滔不絕
       
      再沒有更遠的遠方
      棲息一顆滾燙的心
      醉臥詩人馳騁的疆場
      我的眼里淌著一條大河
       
       
      海子,今夜我在德令哈
       
      春風鼓蕩
      乘一朵青海的長云
      一汪汪翡翠色湖水的淘洗
      穿雨撥霧
      這是一次詩意的抵達
      這是一次與山與水的對語
      這是唯一的最后的抒情
      我不能放慢腳步
      山那邊一定有一個
      輕輕揚鞭的好姑娘
       
      海子,今夜我在你的遠方
      遠方究竟有什么呢
      你豁出生命一次次探問
      沒有什么比你的心更逶迤起伏了
      今夜  夜色溫柔
      輕輕合上你的悲傷與惆悵
      沒有你的遠方
      我兩眼空空
       
      海子,沿著你雨水中的小城
      翻越天地之愁
      心可渡海
      輕啟齒唇
      我把勝利還給勝利
      我把欲說還休的疼痛還給疼痛
      誰說這里戈壁空空
      守望著青青的麥田
      守望著皚皚的雪山
      誰人知你前世滾燙滾燙的詩心
      誰人懂你轉動了一個時代的呼喊
       
      海子,這是你握不住一顆淚滴的金色原野
      德令哈
      這是只屬于你的波光瀲滟的巴音河
      這沸騰的湖面多么寧靜而不可復制
      我在河的這岸聽見了你說
      太陽是你的名字
      每行一步
      都在接近你夢想的世界
      我以此水得度一生的茫茫
       
      海子,十個海子
      以夢為馬
      回眸成冢
      我恍若聽到了你噠噠的馬蹄聲
      今夜
      從泛黃的時間里汲水而來
      在你二十五載尋找光明的不朽里
      無數顆星星與你同行
      一定還有無數個說不出的字眼
      為你留白
      一定還有無數段未寫完的詩句
      比春天忘情
       
      [作者簡介] 周秀玲,女,網名一船煙雨,生于1969年3月5日,甘肅張掖人。青海省作家協會會員,西部散文學會會員。退休前系青海油田采油一廠職工,主編《尕斯湖》內刊5年有余。曾在《中國石油報》《青海石油報》《衡陽日報》《衡陽晚報》《柴達木日報》《格爾木日報》《地火》《石油文學》《瀚海魂》《巴音河》等報刊發表詩歌、散文百余篇,作品多次獲省部級獎項。現居敦煌。
       
      責任編輯: 馬文秀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