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十品:山與海的抒情之歌

      ——序羅唐生詩集《閩海拾遺》

      作者:十品 | 來源:中詩網 | 2020-10-12 | 閱讀:

        導讀:羅唐生的詩歌近作在我面前展開了一幅畫卷,那是大海的氣息隨風撲來,你似乎看到海浪一排排威武的陣式,聽到轟鳴的聲音震動大地,海浪揚起的水滴打濕衣服和頭發。

        詩歌作為一個文學的種類是有著非常特殊地位的。抒情就可以讓詩歌帶來情感渲染,感動讀者,獲得審美享受的方式。在我們讀過的眾多詩歌中,抒情哺育了一代代的讀者,而一代代詩人也無不受著抒情的哺育。當我第一次讀到羅唐生的詩歌作品時,撲面而來的正是熱情高漲,語言密集的抒情詩句,我被震到了:“有海浪推過,有柔美的腰身和發型掠過∕那驚艷的表情和聲調奪走你的眼神∕有一朵朵閃過的浪花,一絲絲攝你的心魂∕她長長的白發是從遠古生發而來。一路唱著歡歌∕月光也會誤入島嶼深處,讓美飛翔∕一如春天的花瓣,時時釋放激情與芬芳∕有時巨風撕扯,有時風暴驟降∕那排山倒海的激情,嵐人能夠抵檔∕而我卻是帶著這種強烈的情感向你傾訴我的戀情∕神呀!請您給予溫柔和悲憫吧∕此刻,我就在海邊等待愛的利劍穿透我的心臟∕并在上天的報應中讓電閃雷鳴摧毀我的身心”。﹙《嵐島之戀》﹚”這就是羅唐生的風格,熱情如風,感情飽滿,怡情坦然,摯情待人。

        羅唐生的詩歌近作在我面前展開了一幅畫卷,那是大海的氣息隨風撲來,你似乎看到海浪一排排威武的陣式,聽到轟鳴的聲音震動大地,海浪揚起的水滴打濕衣服和頭發。《總能與大海的呼吸對接》:“越過崳山,拾起臺山列島、大京、西洋島、三都澳∕這些靈動的詞,在我呼與吸之間∕總能讓清風蕩起一片漣漪∕它呈現的表情如此豐富、深刻∕就像哲學的智慧∕或像大海的藍眼睛∕相信總有一種眼神能夠傳情∕有一個手勢足以寫進歷史∕此時“天高云淡,望斷南飛雁” ∕我們無須鏗鏘高亢∕"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一群群牛羊走動的場景∕就能引出悲壯和雄偉∕它們高一聲,低一聲∕總能與大海的呼吸對接∕深深地將我的愛刻入骨髓”。海浪聲與呼吸同步,與大海同呼吸共命運。還有這個較長一點的《泮洋石帆》:“貼著起伏的波濤∕向你靠進∕我發現∕為了那些久已失卻的往事:∕山崩地裂,海平面升起∕你掃清了歷史的塵埃、瓦礫∕居住在風暴中心∕依然保持著如此鎮定∕我知道,我能以樹的形狀向你走近∕但我不能像你∕與大海保持如此默契∕身處蒼海∕你以恒定的姿勢凝視著驚濤駭浪∕緘默千年而不語∕既使讓所有的悲痛讓你承受∕你仍然逾越無數的人間高地∕我知道,我只能∕以卑微的姿態敬仰你∕崇高的圣潔之軀∕你以無字之碑震撼世人的傳說∕棲落于此∕你終年與海鷗為伍∕戰勝風浪與雷鳴∕操守的秘境是永遠無法揭示的真實∕我知道,既使穿越時空向你飛去∕我只能是你的瞬間∕卻不能成為你的永遠∕你的精神之邦有雨雪交夾∕水火交融∕但你以巨人堅硬的內心∕緊緊地融入大海的血脈∕你因此幸福而豐盈∕面對大海終日的喧囂∕你總是那么平靜那么高遠∕我不能高攀,只能翻越記憶山峰的那一頁∕或滄海桑田的五十年∕才能抵達你的腳下向你朝拜∕你或許是天上的一塊石頭或一顆星星∕帶著神曲飛抵人間∕讓我感覺到飛翔的過程∕此刻,我應感激你博大精深的靜∕因為你的靜∕讓我看到了∕如此深刻的孤獨∕從接近島嶼的那一天∕我的夢想也接近了無聲的詞語∕在四季輪回中∕我漸漸完整地修煉了自己∕如果我還是一片火燒云∕從萬家燈火或闌珊之處向你飄進∕或在你的身旁∕襯托你威儀∕或在茫茫云海∕點燃遙遠的火焰∕讓你隨著日月升落∕成為一道奇景∕斗轉星移,潮漲潮落∕在我眼里,你就是一個年輕的帝國∕你的身分證明了一個奇跡的誕生∕如果讓你揚帆遠航∕你仍能寵辱不驚,果敢而堅強∕泮洋石帆∕在云海那邊,你是真實的存在∕讓人永遠遙不可及”。寫大海是那么的生動可信,身臨其境,身處險境。大海的一顰一笑都記在筆下,大海的前世今生都融入恩義情仇。詩人羅唐生寫海寫到如數家珍,百態盡顯,落紙磅礴的境地。在近作的十首詩中,有六首是寫大海的千姿百態,可見詩人對海有著多么深的理解和熱愛。

        除了寫海就是寫山,從大海的喧囂一下又跳到大山巍峨詩意中,展開的手,收緊的拳,在羅唐生這里開合有序,張弛有度。《榮譽的桂冠》比較典型,下黨曾是一個貧窮的山村,在領袖當年的親自關懷下,是山區脫貧重點。“脫貧致富”可是我國的一項超越時空解決世界難題的重要工程。這樣的題材不宜入詩,入詩了也不宜寫好。羅唐生寫了,選擇與眾不同的角度,從廊橋進入,再從廊橋出來,很妙,寫出榮譽,寫出風雨,更寫出路隘斜灘和鳥語花香,一種奮斗之后的精神氣質。“峰回路轉到下黨∕恍惚有十萬崇山峻嶺,圍著19座廊橋∕深入峽谷,爬上最高峰山羊尖∕我當是去探望遠親,從不敢懈怠∕山高路隘,沿斜灘溪∕美的風光常在最險處走讀∕左右地帶還鑲嵌著山間盆地∕從西北部到東南部∕他們建在溪流之上的“木拱廊橋”∕一座連著一座,從明清走來∕經過五百年的風雨洗滌∕漸漸成了人們心目中“榮譽的桂冠”∕其間,我與十品兄多次聊到壽寧∕說我打心眼里羨慕廊橋的溪潭下∕那些自由快樂的魚。她們流水般清晰地安居∕推門就能看見月亮和星星在走動∕至于鳥語呀!花香呀!都藏在荊棘之上∕而《廊橋遺夢》卻安放在村民心底∕我終于明白:‘世界榮譽的桂冠∕都是用荊棘編織而成的’”。我不幸也成了他的詩歌背景。但詩歌要有自己的情感流動,山的脈動自成體系。《傾聽太姆》與《太姆云與石》這兩首也是難度寫作,一個副題“與孫紹振對話”另一個副題為“與繆又凌談一幅畫”。是藝術的交流,也是思想的飛翔,但入詩也是有難度的。“站在太姆石上望云卷云舒∕和遙遠的雪山撕裂自己∕暖陽下擁抱一塊塊紅色的石頭∕有火中魂,有滾燙的心∕骨頭脆響的聲音∥沒有人知道我的往事∕心事和瑣事∕以及冬日下雪的歡樂與痛楚∕沉魚落雁之處∕還有魚驚叫,有浪翻飛∥河石、山石,島石∕與石琴相伴,我抱著一塊心石∕到更遠的風暴中心,投石問路”。畫面感與藝術觀念的碰撞,頓時形成可見的視覺感受,這就詩的力量了。在無處生根的詩行中,尋出綻放的機會,便毫不猶豫地展現出精彩。

        羅唐生的詩歌有著全面把控能力,寫海像海,寫山像山,寫無形的情感幻化,寫有形的橋、樹、島、石,他都能表現出從主觀到客觀的駕馭力,且顯得輕松自如。除了這樣的詩歌能力之外,我還發現他有兩個小特技:一是他經常將人名和特定名詞鑲嵌進詩里,還不顯得生硬,自然順暢;另一是他把抽象的說話和無節操的思想寫進詩里,還能揚長避短,成為閃光。要不說十指有長短,詩人中也有高矮胖瘦之分,水平也有參差不齊之別呢。

        以上只是讀羅唐生一小部分詩作的印象,而本詩集則是匯集了詩人近年來詩歌創作的大部分精品。特此惠文為序。

        2020年10月12日(古鹽河邊)

      作者簡介

      十品,本名葉江閩,生于江蘇沭陽,祖籍福建壽寧。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文藝評論家協會會員。寫作三十余年,發表作品約300余萬字。有詩作被譯成英文交流到國外。作品入選《中國新詩年鑒》《中國散文詩九十年》《21世紀中國文學大系·2010年詩歌卷》《江蘇百年新詩選》等80多種作品選本。出版詩文集有《熱愛生命》《十品詩選》《一個人擁抱天空》《光芒涌出》《蝴蝶飛起》《世紀悲歌》《穿過時間的河流》等11種。曾獲“詩神杯”全國新詩大獎賽一等獎及“十佳詩人”稱號。主編《江蘇青年詩選》。現居淮安。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