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名家薦讀】 楊海軍薦讀于國華的詩

      作者:楊海軍 于國華 | 來源:中詩網 | 2020-10-12 | 閱讀:

        導讀:詩人、詩評家楊海軍評析著名詩人于國華的詩歌。

      名家薦讀
       


      大地上匍匐的繩索、石頭及其他
       ——于國華近期詩歌印象
       

       

        從詩人于國華近期創作的12首詩歌文本中不難看出,其詩歌創作正從傳統意識向現代意識過渡,審美和思想的向度發生著潛移默化的改變。他的詩風從豪放的大聲歌唱逐漸向細膩的淺唱低吟轉型,深厚的文化底蘊所提煉出的語言藝術,具有很強的感染力,人文悲憫和關懷體現的更加深厚,擁有了更大的思維空間。這些詩作以讓人眼亮的意象、貼切的比喻、抑揚舒緩或跌宕起伏的節奏,以及超強的隱喻與象征,渲泄著詩人對故鄉、對童年、對愛情、對流逝歲月的熾熱情感,不僅具有鮮明的現場感和時代性,同時也表達了作者一貫堅持的文學理想和價值觀。
        在《毛毛道兒》這首詩中,詩人用內心獨白式的表達和樸實的詩句,迸發出濃濃的鄉愁和對童年時光的追憶。詩人寫道:“毛毛道兒∕是莊稼地里長出的臍帶∕供給我養分∕孕育我成長∕后來毛毛道兒又是一條絲帶∕捆住了我的襁褓。”正當濃濃的情感像清泉汩汩流淌直潤心肺的時候,詩人筆鋒陡轉,意象從美麗的“絲帶”切換成“繩子”,出人意料卻又順理成章:“再后來毛毛道兒又變成了一條繩子∕拴住了我的童年∕每年大地都翻新而毛毛道兒總能爬出來∕陪伴我背著書包走完少年。”從飄蕩的自由到捆綁的緊錮,讓人在窒息中體驗詩人生活經驗中快樂與傷痛的鮮明對比以及執著、倔強的生活品性。在徘徊的迷惘中,內心的失落,加劇了詩人對故鄉的愁緒:“如今我是你的游子∕你是我的鄉愁∕那曲曲彎彎的毛毛道兒∕已被村村通取代∕我看不見毛毛道兒的故鄉∕找不到回家的路∕我如一只歸雁徘徊張望。”詩句的背后,折射出于國華對鄉村歷史被現代文明改造的反思。誠然,社會的巨烈轉型,在改造現代工業和農業文明的同時,也在摧毀著原始純真的鄉村文化和城市文明。詩歌最后,詩人發出壓抑在心底的聲音:“毛毛道兒啊∕你在我心里還是一條繩子∕系著我的孤獨與憂傷。”“繩子”是詩中意味深長的意象,具有較深的象征意義,是詩人視覺印象的升華,它擰緊的是詩人復雜的情感以及刻骨銘心的傷痛,是對現實生活糾纏和頓悟的高度概括。現實生活中,我們一直被各種繩子牽扯著、捆綁著,道德倫理、人性品格、思想觀念、婚姻家庭......凡此種種,正是有了這樣的束縛,使我們在大千世界秩序井然地走著。
        《父親的書桌》口語化特點明顯,語言明朗厚重,意象簡單,但感染性強。這首詩是詩人對歲月的溝沉,是故鄉情感的延續。“書桌是榫卯結構的∕時間久了有點散架∕斑駁的油漆有一種滄桑感∕每當擦拭∕就像與父親交談。”詩中通過對書桌樸實的描寫,來懷念當教師的父親以及父親在課堂的那些時光,雖然沒有直接寫父親的形象,但忠厚、純樸、沉穩的性格特點躍然紙上。“還有一把配套的老木椅∕拉動它吱呀作響∕坐上去∕如坐進了父親的課堂。”這樣的描述,增強了詩歌敘述的張力和象征性,讓詩歌具有了強大的磁場。
        《燕子》、《一條烹制的魚》、《二鍋頭》、《天空停電了》等幾首,從繁瑣的家庭生活中提煉出生活的真意。“兩只燕子”也許就是詩人的兒女,他們牽掛和惦念生病的父親,“飛”回來探望;“一條烹制的魚”,在詩人瑰麗的想象中,幻化成了美人魚,盤中的湯汁變成了海水,讓其不忍饕餮,停杯投箸,思緒在愛惜的情思中彌漫開來。《二鍋頭》和《天空停電了》是于國華對生活的感性與知性的觀察后創作的詩歌文本。兩首詩中,“酒”的意象是照亮詩人孤寂的燈盞,巧妙地消解了生活中不可調和的矛盾。一個對酒具有深深依戀的詩人,他的品性自然是豪爽的。
        《丹布勒金寺》是詩人從生命視角上,對個體生命價值感悟的藝術質素很高的作品。“寺前的濃蔭正禪釋菩提樹的慈悲∕走進去頓有金風沐浴之感∕可赤足的我并沒有停留∕而是虔誠地把左腳下的滾燙復制到右腳。”詩人離開復雜、喧囂的外部世界,來到斯里蘭卡丹布勒金寺,赤足徘徊在佛窟前,接受佛光的沐浴和洗禮,悲與喜、生與死、功與祿瞬間忘卻,內心澄明如空。此時的詩人靈感迭涌,鄙薄而出,每個詩句都具有了禪意的思辨性,深深地震撼著讀者的心靈。“兩千多年前的斯里蘭卡人慧眼∕用三炷香從巨石中請出一尊大佛∕從此,佛就在這石頭上側臥∕等了我兩千多年。”值得注意的是“石頭”這個意象,被作者賦予了禪性的神秘啟示,兩千多年的等待,兩千多年的探詢,終于在這一刻揭開了不為人知的生命隱秘空間,在瞬間得到了最大的釋然。“當我小心翼翼走近佛前∕看見佛始終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不由自主地退到蓮花池∕猶如被佛放生。”在佛的面前,詩人仿佛擺脫了所有的恩怨、所有的命運羈絆,實現了精神和肉體的自由。“最后我走出寺門穿上鞋子∕感覺后半生都套在了腳上。”詩歌最后,詩人內心的被佛光照亮,看透了人生,擁有了對人生深意的心靈感悟和理性的審思,至此,人生的思考與生活經驗達到了相互寬容的契合。
        愛情詩在于國華海量的詩歌作品中并不多見,這里的《邂逅》、《雨中玫瑰》、《簫聲怨》幾首,從某種意義來說,映襯出了愛情的意味。雖然詩人是以第一人稱的自我形象展開敘述,但這愛情是形而上的,是隱約的、朦朧的,讓人感覺詩人在現場又不在現場,也許是一個想象的存在,但對愛情的贊美是詩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情素,就像一支玫瑰花盛開在如紗的黃昏里,雖遠似縹緲,但氤氳香氣卻穿透了十里風塵。
        《沉默的石頭》象征意義超強。“一塊置于山野溝壑的石頭∕用沉默回答了我一系列的疑問∕難道不屑∕還是傾心內省∕包括絆倒路人或置于錘下∕乃至山洪暴發∕石頭依然沉默∕如參禪入定∕捻動佛珠。”一塊無人問津的石頭隱于山野,在詩人眼里,像一個隱居的名人雅士或是世外高人,在風花雪月中沉思默想,或許是在參禪悟道、歷煉風塵。它的修煉是狐獨的、無法理解的,但對詩人來說卻是高境界的,是在喚醒人們對生活和世界的重新認知。“即使風化∕碎裂如砂∕又是無數個沉默∕繼續打坐∕能否修成正果不得而知∕但有一點很清楚∕就是由大變小∕一塊一塊地分離∕是想忘掉山一樣的自己嗎?∕石頭看著石頭∕石頭還是石頭∕到底是量變還是質變∕這個哲學問題∕不問也好。”拷打式的詰問,哲學的反思,震撼心靈,發人深思。雖然風化、碎裂如砂,一塊塊地分崩離析,但它的內斂和堅硬的品性是不會改變的。“可石頭不否認拒絕城市的高樓∕把它塞進體內∕像折斷的大腿露出白花花的骨頭∕也不愿回到從前噴發的火山∕冷卻后的恐龍蛋∕被淘氣的海浪∕一腳一腳踢球∕既然如此∕并非抱定轉世之心∕沉默是廟∕打坐即安∕更何況清風流水∕鳥兒低唱。”這塊沉默在石頭是孤傲的,它內心有著更高的追求,盡管這追求的過程有可能是疼痛的,或是以犧牲為代價,但卻能實現生命的真正價值。從一塊不會說話的石頭,詩人于國華卻找到了人與事物客觀平等的存在,給它賦予了詩歌審美,有了神秘的靈性和強烈的暗示力量,其精神光芒其實是來自詩人于國華的內心世界,也許就是他大隱隱于世的人文精神。
        詩人于國華在前期的詩歌創作中,傳統文化元素明顯,詩歌中鐫刻著軍旅生活的烙印,但隨著創作的深度抵進,他漸漸走出了古典詩詞律格的影響,但詩的內核中卻依然延續了古典詩詞的經驗與靈感,現代元素和傳統漢語鮮活部分內在的有機契合,使他一定程度上擁有了現代詩創作優勢。從這12首詩中,我們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于國華詩歌創作的變化,性情與自由讓詩歌的浪漫主義有了最極致的體現。
        談及詩歌創作,于國華說:詩歌必須“向上敬仰”。詩歌的意境與詩人的精神境界密不可分,長久的俗世困惑與紅塵抗爭,必然給精神訴求萌發一種欲望。這種欲望是詩人逐漸認識到的帶有宗教性的敬仰。詩歌必須是“接地氣”的。我們對生命和時間的認知,源于形形色色的地氣元素,這種元素魔化于詩歌的骨骼與血液,形成有血有肉的歌唱與疼痛,進而詩歌面臨時間的流淌孕育出期待與悲憫,自覺不自覺地獲得人性深處的體驗與智慧。詩歌最后的“禪境”。如果我們把前兩點統一起來,相互滋養,很可能會找到詩歌靈魂的皈依。
        從他的近期的12首詩來看,他是一直秉承著他的創作理念的,讓他的詩歌具有了“仁愛”與“智慧”的力量。這種力量不是普世而是救贖,使人性多一些神性的光芒。
        詩人于國華像一塊石頭默默地隱于人性荒野的深處,在深厚的人文思想燭照之下,糾纏于內心的“繩索”當中,深刻體悟和反思著詩歌精神,用睿智而多情的筆對生命作出回答。

        ——四平市作家協會副主席 楊海軍

       

      沉默的石頭(組詩)


      于國華

       

      毛毛道兒

       

      毛毛道兒  是莊稼地里長出的臍帶

      供給我養分  孕育我成長

      后來毛毛道兒又是一條絲帶

      捆住了我的襁褓

      再后來毛毛道兒又變成了一條繩子

      拴住了我的童年

      每年大地都翻新而毛毛道兒總能爬出來

      陪伴我背著書包走完少年

       

      毛毛道兒啊  我是農村走出的孩子

      忘不了壟溝壟臺的黑天天  車前草

      樹趟子里的蟈蟈  火烤的螞蚱

       

      如今  我是你的游子

      而你  是我的鄉愁

      那曲曲彎彎的毛毛道兒已被村村通取代

      我看不見毛毛道兒的故鄉

      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如一只歸雁徘徊張望

      毛毛道兒啊  你在我心里還是一條繩子

      系著我的孤獨與憂傷

       

       

      父親的書桌

       

      那個年代好一點的書桌

      一般都叫大頭沉  當教師的父親

      講究對稱美學

      就打制成兩頭沉的

       

      父親去世后  這個書桌就是全家人的念想

       

      書桌是榫卯結構的  時間久了有點散架

      斑駁的油漆有一種滄桑感

      每當擦拭  就像與父親交談

       

      還有一把配套的老木椅

      拉動它吱呀作響

      坐上去  如坐進了父親的課堂

       

       

      燕 子

       

      一對燕子回來了

      落在我的床頭唧唧喳喳

      都沒戴眼鏡

      搶著看醫生給我開的藥方

      一只念出白櫟蔀

      一只念出紅毛草

      十幾位

      是日  燕子東奔西忙

      銜回一粒粒水蜜丸

       

       

      一條烹制的魚

       

      盤中一條烹制的魚

      鮮香艷麗

      有絕世之美

      看著看著

      變成了美人魚

      盤子是蕩漾的海水

      驚嘆之余

      美人魚突然站立起來

      但遺憾的是沒上岸

      看得出她猶豫了

      也可能害羞

      并提起裙子一樣

      提起海水

       

       

      沉默的石頭

       

      一塊置于山野溝壑的石頭
      用沉默回答了我一系列的疑問 
      難道不屑  還是傾心內省
       

      包括絆倒路人或置于錘下
      乃至山洪暴發  石頭依然沉默
      如參禪入定  捻動佛珠
       

      即使風化  碎裂如砂

      又是無數個沉默  繼續打坐
      能否修成正果不得而知

       

      但有一點很清楚
      就是由大變小  一塊一塊地分離
      是想忘掉山一樣的自己嗎

       

      石頭看著石頭  石頭還是石頭

      到底是量變還是質變

      這個哲學問題  不問也好

       

      可石頭不否認拒絕城市的高樓

      把它塞進體內

      像折斷的大腿露出白花花的骨頭

       

      也不愿回到從前噴發的火山

      冷卻后的恐龍蛋

      被淘氣的海浪  一腳一腳踢球

       

      既然如此  并非抱定轉世之心

      沉默是廟  打坐即安

      更何況清風流水  鳥兒低唱   

       

       

      我與蚊子

       

      我的夢  正遨游太平盛世

      不知不覺卻與一只蚊子同游

      后來被它連續地轟炸驚醒

      惱羞成怒的我抄起拍子

      此時  我身上凸起來的痛

      提醒我不能拍死它

      拍死  就是我以我血濺白墻

      可蚊子得寸進尺  拉鋸戰

      游擊戰  搞得我暈頭轉向

      最后我只能耐著性子

      慢慢地把蚊子趕進我的詩里

      并寫幾首白里透紅的

      比如楊貴妃  體胖多肉

      且喜歡袒胸露背

      由此  我產生一種思維定式

      每當想到或讀到楊貴妃

      第一反應  不是李白的

      云想衣裳花想容

      而是美人身上被叮咬的紅包

       

       

      二鍋頭

       

      北京皇城根下的二鍋頭

      上了央視的黃金段

      有山寨公主的氣質

       

      可芳名二鍋頭像寡婦

      62度  夠勁兒

      影視大腕王剛都說  牛

       

      62度  意味著什么

      火藥

      男人爆炸的荷爾蒙

       

      然而  62度

      又是濃縮的甘醇

      小酌輕啜  余香綿長

       

      我決定要去一趟牛欄山

      趁頭發沒全白

      向二鍋頭  求婚

       

       

      天空停電了

       

      天黑了

      天空停電了

      我家也停電了

      我感覺

      沒黑

       

      因為我

      打開一瓶酒

      倒出藍色的火苗

      只一口

      肚子

      就亮了

       

      那里是我的王國

      亭臺

      樓閣

      馬匹和劍

      不愛美人

      只愛江山

       

       

      簫聲怨

       

      霜滿庭院  樹影婆娑

      聞得簫聲幾度  哀婉悠長

      誰解其中怨  不度良宵

       

      曾幾何  閨中歡顏

      都付西廂  嘆只嘆孤燈獨照

      冷了女子愁腸

       

      光陰無情  韶華漸去

      梳妝鏡前又多了幾根白發

      舊愛依稀  歲月蹉跎

       

      月圓月缺  難寄相思

      可憐那女子的淚珠

      把手中長長的書信濕透

       

      夜的雙唇緊閉  星漢西離

      孤獨的女子

      一支玉簫  曲調凄涼

       

       

      雨中玫瑰

       

      黑云已把天空壓在地面

      豎起的貓尾巴不小心把它捅漏

       

      可惜孑然一身的你紅顏薄命

      被逼進墻角卸去胭脂粉黛

       

      情急之下我打開一首詩

      決定接納你這走投無路的妹妹

       

      頂多我被說成是趁人之危

      或者說你是故意騙我的妖精

       

       

      我擔心咖啡會燙著星星

       

      在飛往印度的上空

      我夢見泰戈爾筆下那顆不眠的星星

      他眨著眼睛看我

      后來我邀他喝咖啡

       

      于是  我在英語里

      猜測到中文的意思

      在咖啡里加了奶和糖

      只有香  省略了翻譯

       

      飛機有些顛簸

      我擔心咖啡會燙著星星

      可是星星并不在乎

      我知道  他有雷電之身

       

      當我醒來  星星不見了

      但我看見了加爾各答滿天飛鳥

      他們都是泰戈爾先生

      最寵愛的孩子

       

      2020年1月8日于飛機上

       

       

      丹布勒金寺

       

      我堅持著把赤道的烈日放在頭頂

      走在一塊石頭前  是一座佛窟前

       

      寺前的濃蔭正禪釋菩提樹的慈悲

      走進去頓有金風沐浴之感

       

      可赤足的我并沒有停留  而是

      虔誠地把左腳下的滾燙復制到右腳

       

      兩千多年前的斯里蘭卡人慧眼

      用三炷香從巨石中請出一尊大佛

       

      從此  佛就在這石頭上側臥

      等了我兩千多年

       

      當我小心翼翼走近佛前

      看見佛始終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我不由自主地退到蓮花池

      猶如被佛放生

       

      最后我走出寺門穿上鞋子

      感覺  后半生都套在了腳上

       

          2020年1月5日于斯里蘭卡丹布勒

       
      詩人簡介

      于國華,吉林梨樹人,當代詩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人民文學》《詩刊》《作家》《海燕》《詩歌月刊》《中國詩人》《綠風》《詩潮》《詩林》《文藝報》《人民公安報》《解放日報》《吉林日報》等報刊雜志,并獲得“津巴布韋詩歌獎”和多次獲得國內省級以上文學獎項。現系全國公安文聯詩歌分會副會長、吉林省文學院聘任制作家、中詩網首屆簽約作家。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