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我們不懼怕被時間流放

      ——在朱鴻賓詩集《醒來》作品研討會上的發言

      作者:趙少琳 | 來源:中詩網 | 2021-09-12 | 閱讀:

        導讀:鴻賓,詩人就像釀酒的工匠,詩人要讓水變成酒,那是要經過多少路口,那是要經過多少要道,那是要經過多少次的淹沒,那是要經過多少次的喑啞和往返,或被時間長久地流放,才能讓水站立和脫俗,而最后才能成為真正的經典。

        1、神住在山頂上/河谷里住著牛羊//溪水向下溜達,小路向上生長/半山腰的木房子/積攢的云彩是女兒的嫁妝/母親到河邊擔水的炊煙等她喂養——朱鴻賓:《圖瓦人》

        在讀到這首詩時,我想到了一個建筑工地,建筑工地上的人們將鋼筋、水泥、鐵釘、石材等等從遠處和不同的方向運來,為一張圖紙上的夢想能夠在土地上發芽,并且能夠讓她長成一座富麗堂煌的大廈,人們朝圣般地將鋼筋、水泥、鐵釘和石材等等從遠處和不同的方向運來,就是為了讓一座大廈能夠發出光來。

        寫詩也是為了建造一座大廈或是建造一座宮殿,他們將語言做為了建筑的材料,像搬運鋼筋、水泥、鐵釘、石材一樣,為了語言能夠牢固地生長。

        壘砌或搬動語言是一門手藝,勤奮是這門手藝的最高境界,《圖瓦人》這首詩,我不敢說是朱鴻賓詩歌創作的結晶,但至少是他詩歌創作前傾的一個側影。鴻賓這首詩,是帶有傳統木器中榫卯結構般的牢靠和輕巧以及伏案時的嚴謹,其詩段落緊湊,內容優雅、想象流暢,形象可親,面孔清晰。

        這又一次讓我想到了那個建筑工地,人們在搬運鋼筋、水泥、鐵釘、石材所發出的堅定的聲音,無疑鴻賓也是那其中的一員。

        2、讀鴻賓的詩,讓我想到了甄選一詞,就上述《圖瓦人》這首詩而言,我們基本上找不出作者失手的地方,使這首詩的字字句句里都帶著花粉,洋溢著花香,形象地說,如果蜜蜂是花兒的讀者,她會把這首詩留在她的記憶深處的。

        一首詩需要被怎樣的打磨,就我粗心的理解是,一首詩需要有恰如其分的詞語來喚醒、推動、領導和遞進,使一首詩煥發出表情,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什么是恰如其分的詞語,就一首詩來說,如果寫到聲音一詞,就有許多的詞語供我們選擇,譬如:鳥鳴、蟲吟、溪聲、嘶叫、嗚咽、嗡嗡、爆炸、轟隆、嘻嘻、哈哈、喧嘩、哭喊、響鼻、沙沙等等,都是聲音的表述,只是程度不同,聲音的高矮也不同,這聲音有的高大,有的柔細,只是看我們寫一首詩時,哪個詞語是我們最需要的,這需要我們在詞語的選擇上要神圣和強硬,要積極的進攻,像一名信念招展的信徒,要找到他經卷中的那行詞語。因此,我想,在寫作時,我們不能只停留在半涼不熱的詞語上,讓一首詩抬不起頭來。

        3、祖國最孤獨的詩人/西北風是甩不掉的狼群//餓了,有詩填肚子/夜晚枕著洶涌的憂傷失眠//病痛與戰亂,足夠咀嚼/背一袋子鉆心的淚水,活著//病歪歪的背影/向大唐盛世扇一記耳光//患了胃潰瘍的行囊,貼在背上/一盞馬燈,早被夜色涂黑

        ——朱鴻賓:《花近高樓傷客心》

        這是一名老練的寫手,詩中澎湃的句子在不停地洶涌,我們背誦著作者在寫作上的勇敢。這首詩寫的結實,是因為作者在寫作上與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對立,在這對立中,他一邊在尋找一邊在擺脫,他要尋找的是陌生化的語境,他要擺脫的是潛移默化的模式,這種裂變將給作者帶來新的轉折。

        這樣的寫作是困難的,所謂困難是因為作者要向深水區靠近,所謂靠近深水區就是要和詩歌所潛在的固有和公認的立意,暗示、形象、技巧、色彩、聲音等等進行無休止的對抗并把它們叫醒。

        有意思的是,這首詩是鴻賓詩集《醒來》中的最后一首詩,這首詩是鴻賓在告訴我們他未來詩歌寫作的走向嗎?

        需要指出的是,這首詩的標題是《花近高樓傷客心》,讓人感到標題像是戴了一頂古代人的帽子,與現代詩的身子很不合體。

        4、當前的詩歌大多應用著高清畫面般高清晰的語言,我把這種語言稱之為高度清晰的語言。譬如,有這樣一首詩:我們/一起去尿尿/你/尿了一條線/我/尿了/一個坑。這叫詩嗎?這樣的表達是別人沒有見過尿尿,還是這尿尿的比別人高級。這種一覽無遺的東西,不僅破壞著讀者的視覺,也在破壞著詩歌的門風。其詩僅僅是在抄襲著現實里的生活,我看這連假貨市場里的假貨都不如。有一個八歲孩子寫了一篇名叫《沒收》的詩歌,他的詩歌是這樣寫的:燈光沒收了黑暗,/學習沒收了無知。時光沒收了我的童年,微笑沒收了我的哀愁。/工作沒收了爸爸的陪伴,/我和姐姐/沒收了媽媽的時間。對比一下,上述用高清晰的語言寫尿尿詩的作者和這個八歲孩子的詩歌相比,真不是一碼事,可真不在一個段位上。那種赤裸裸的語言,那種高清晰的語言是對杰出詩歌的背叛和嘩變。

        現在,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朱鴻賓的另一首詩歌《老爸來電》:父親老了,耳背/打電話我總得和他大聲吼/那天,詩人駁殼槍正在/我家聊天/我說對不起,/太低了老爸聽不見/我只能吼/他怔怔地回答,我也多想吼啊/可我聲音再大/我爸也聽不到了

        這是詩歌,這也是高清晰語言的詩歌,可我們對這樣的詩歌卻沒有偏見,沒有隔閡,只因此詩情重如山,便讓我們情不自襟,此詩最大的特點是我們缺乏對此詩的預見性,我們無法猜測出這首詩最后的結果,因而,當這首詩在結尾處給出答案的時候,我們才明白了作者最初的意圖。這亦體現了寫作者的立意和技術。

        以上我頗有選擇性地解讀了鴻賓的幾首詩,這種選擇性是帶著私人的立場和私人的觀點的。因而,這種選擇,其實對他整個詩歌的創作就帶有了一定的遮蔽,這種以友情為利益的傾向,或許會給他的創作抹黑,因為真實的表白更能使他找到山峰和水源。

        鴻賓,詩人就像釀酒的工匠,詩人要讓水變成酒,那是要經過多少路口,那是要經過多少要道,那是要經過多少次的淹沒,那是要經過多少次的喑啞和往返,或被時間長久地流放,才能讓水站立和脫俗,而最后才能成為真正的經典,鴻賓,在通往經典匍訇的路上,我們一定不要退步、沮喪和低頭。

        2021.9.6~7

      責任編輯: 村夫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 【中詩簡牘?星星】周

        【中詩簡牘?星星】周刊以【中詩簡牘】歷年上刊作者為征稿對象,向讀者展示作者
      • 【中詩簡牘】2021年9

        編輯團隊:元業、小雪人、老家夢泉、顧念、黎落,本期責任編輯:顧念。九月、荊無涯
      • 《管鋤非舊體詩詞選集

        管鋤非先生擅梅花,精山水,書法、詩詞、篆刻均見功夫,自成一格,時譽很高,被譽為“入
      • 【中詩簡牘?星星】周

        【中詩簡牘?星星】周刊以【中詩簡牘】歷年上刊作者為征稿對象,向讀者展示作者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