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名家薦讀|顧偕薦讀唐曉詩

      作者:顧偕 唐曉 | 來源:中詩網 | 2021-09-12 | 閱讀:

        導讀:詩人唐曉的作品多半有種大道無言隱忍的氣質,懂得什么是情感系統的永不放棄,也已然懂得哪些是堅持需要歌唱的一種夢想安慰的完成。

      名家薦讀

      作為同齡人唐曉,可以說我為其不多的詩作而驕傲。這位詩人的作品多半有種大道無言隱忍的氣質,懂得什么是情感系統的永不放棄,也已然懂得哪些是堅持需要歌唱的一種夢想安慰的完成。“天下蒼生/最好都能畫一遍,讓機會平等一次/亦如生死”,這是大愛展現的意味,不是象牙塔里的深度,是來自現實事物中詩性的禮物,差異就在于有種詩人始終在內心景象上不時能夠看到:“你一生都走在水里/誰也設想到你能走那么遠”!富有人文情懷的哲思,無疑是有一種精神治愈力量的,尤其當我們共同都難以認識到“浪花可以淘盡一切/唯獨不能淘盡養浪花的水”那陣。斯種恍如塵埃之上的美麗描述,細致而準確表達了痛苦可以感受,同時又反映出了詞語永遠不能絕望的一種領悟境界的不凡與不同。唐曉的詩作沒有多少虛幻的東西,但具體之中常常留有不少想象的空間。這便是超然于經歷和經驗而外的一種形象寄寓,不是錯誤和謬誤總在一起散步,實謂清醒在思考也一直是在豐富地前行。
        ——廣州市作協副主席 顧偕

       新漢詩九首
      唐曉

      ■春 天 
       
      簡直就是一個桃花潭
      什么思緒掉進去都咕咚一聲
      砸出一季深情
       
      那些懷揣一冬寂寞的桃樹
      只盼三月的風脫掉全部的羞澀
      潛入潭中再來一回裸泳
       
      綿綿細雨又會彈奏一場情韻
      讓曾經的賞花人
      在沐浴后的桃花面前再丟一次魂
       
      ■渴望一種畫
       
      渴望一種畫
      不是畫在某張宣紙上
      只許個人獨有
       
      天下蒼生
      最好都能畫一遍,讓機會平等一次
      亦如生死
       
      不畫全部,只畫被無奈遮蔽的部分
      把隱藏的表情
      送給半個鼠年吹過來的風聲
       
      ■把靈魂扒光給人看
       
      我們敬畏天空
      更應敬畏
      在天空追趕自由的生靈
      那些翱翔的鳥
      哪一只不是在裸飛
      哪一只不是
      把自己的靈魂扒光了給人看
      當雷電襲來
      不知它們能在哪里躲雨
       
      鳥的生命里只有天空
      就是死了也不想讓我們看見尸體
       
      ■沒有語言

      我在沙土地上劃了一橫
      無論長短、深淺都變成一條河流
      把我和對岸隔開

      看不見的水流淌著聽不見的聲音

      當我改變劃法
      用力去劃一豎的時候
      卻被無形的河水沖到了下游

      在沙土地上,一豎或一橫
      又有什么區別
      除了方向不同誰也站不起來
      都躺在沙土地上沉默著
      沒有語言
       
      ■木 船

      你一生都走在水里
      誰也沒想到你能走那么遠
      連風都喊累
      一直跟在你身后叫屈
      你不顧一切將呼吸抓住
      黃河,長江和南海從此改變了味道
      那些活著的魚翅
      在你的影子下繁殖著夢想
      而你現在又回到自己出生的地方
      因為,只有那里
      才能讀懂你深思的皺紋
      憂慮的傷口
      和體內不斷向外生長的潮汐
      也只有那里
      才是你永遠安息的水域

      ■時空的密碼鎖
       
      五千年了,一些筆畫
      夭折在半路上
      僅剩下幾個殘肢和斷臂
      有的睡死在夜里
      更多的則是跌倒在黎明之前
      沒啃過甲骨的精髓
      就無緣聽見竹簡的聲音
      當無數的雪山
      跨過之后
      沒有雪花的地方
      被拂曉的東風染得更白
      也許時空的密碼鎖
      就藏在海拔最高的斷層深處
      找到水的源頭
      就等于找到了水的故鄉

      ■鐘 聲

      鳥鳴遮蔽了天空
      把自由的本能統統還給羽毛
      山林看不見野性
      四支裸足都癱軟在地上
      螞蟻終于揚起了卑微的頭顱
      放開膽子爬向高處
      魚翔忘記潛底
      就像浪花不認識礁石一樣
      野花吐出全部的體香
      喂養圍在自己身邊的野草
      風兒失去了嗅覺
      傻傻地愣在十字路口
      毫無半點感知的是塵世
      一切即將靜下來
      那正在跌向深谷的鐘聲
      誰也沒有聽見

      ■誰能淘盡生養浪花的水

      一條客船,改變黃浦江的流速
      載滿脫掉長袍的思想

      風雨中,麋鹿的濕蹄聲
      幾度踏痛搖擺的船艙

      終于,看見了海
      沒穿過西裝的船長握緊了帆

      浪花可以淘盡一切
      唯獨不能淘盡生養浪花的水

      ■被雪花洗過的漢字
       
      記不清何時結識你的
      只記得那時候
      一場小雪就能覆蓋你全部的心愿
      我不能給你堆一個雪人
      只會用手里僅有的一些漢字來哄你
      就這樣一年年過去了
      我的筆畫還是那么清瘦
      用光了多少想法也沒為你增厚幾分
      如果有一天,你
      不再是你
      雪,也不再是小雪
      晚來的風馱著新鮮的語言
      重新為你解讀天空
      那些被雪花洗過的漢字
      一定會被夕陽
      撿起來,刻在離你不遠的雪山上
      作者簡介

      唐曉,本名陳喜瑞,1961年出生,天津人。《千家詩》選刊主編、《為我選詩》平臺主編、《詩空間》報主編、《海河文學》雜志副總編。主編《中國現代千家詩》(第一卷)(第二卷)。

      責任編輯: 村夫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 【中詩簡牘?星星】周

        【中詩簡牘?星星】周刊以【中詩簡牘】歷年上刊作者為征稿對象,向讀者展示作者
      • 【中詩簡牘】2021年9

        編輯團隊:元業、小雪人、老家夢泉、顧念、黎落,本期責任編輯:顧念。九月、荊無涯
      • 《管鋤非舊體詩詞選集

        管鋤非先生擅梅花,精山水,書法、詩詞、篆刻均見功夫,自成一格,時譽很高,被譽為“入
      • 【中詩簡牘?星星】周

        【中詩簡牘?星星】周刊以【中詩簡牘】歷年上刊作者為征稿對象,向讀者展示作者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