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花語首次個展在北京開幕

      作者:本網訊 | 來源:中詩網 | 2021-05-26 | 閱讀:

        導讀:開幕式由東書房藝術館館長、畫家劉尚群主持,主持人劉尚群說,畫展尚未開幕,已經有18個人為花語的畫寫了評,這是極為罕見的現象。

        2021年5月23日下午,女詩人花語的首次獨立畫展在著名策展人楊衛、執行策展人劉尚群的精心策劃和布置之下,于北京宋莊東書房藝術館盛大開幕,原宋莊鎮黨委書記胡介報、樹美術館館長、畫家張航、宋莊上上國際美術館執行館長靳青青、活躍在京城、宋莊藝術區的著名策展人牧野、藍京華、何繼、許秋斌、李南、楊毅達,璇子;畫家祁志龍、吳靜涵、華繼明、扎扎、李宏斌、洪帆、吳佳芮、李川、陳寶亮、謝蔓麗、云若、張淺潛、張合燕、劉敏、劉路云、林夕子,藝術經濟人丁薇,詩人陳亮、李云楓、老賀、孫殿英、阿B,千總、姜博瀚、鄭成美、馮朝軍、夏露、阿隱、阿蘭等一行幾十人參加了開幕式,開幕式由東書房藝術館館長、畫家劉尚群主持,主持人劉尚群說,畫展尚未開幕,已經有18個人為花語的畫寫了評,這是極為罕見的現象。


      主持 人劉尚群

        原宋莊鎮黨委書記胡介報在致辭指出,由于疫情影響,很多藝術家都宅在家里,很久沒有這么熱鬧了,花語個展,把很多藝術家召喚在了一起,今天來了不少詩與畫雙重身份的人,花語的作品很清新,祝福花語個展圓滿成功!


      原宋莊鎮黨委書記胡介報

        策展人楊衛介紹了詩人花語繪畫歷程及策展情況。楊衛說“我是從詩人角度認識花語的,起先并不知道她也畫畫,因此,當我看到她畫的畫時,頗為驚訝。這種驚訝首先是源于花語的造型能力,雖然她沒有進過美院、不曾受過專業的造型訓練,但無論是對于畫面結構的把握,還是對于筆觸和線條的運用,都能夠駕輕就熟,且恰到好處地落實到造型方式上;其次是花語的色彩感覺,可以說有一種罕見的敏感性,她擅用一些明快的純色處理畫面,比如紅色、黃色、綠色、藍色等,而這些很難兼容的純顏色,在花語筆下卻能夠有機地結合在一起,呈現出一派燦爛的意象,不禁使我想起了李清照的《鷓鴣天,桂花》詞:“何須淺碧深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我見過不少詩人的畫,但像花語這樣在造型和色彩兩方面都畫到位的不多。由此,我認為花語不僅是一個好詩人,也是一位優秀的畫家。”


      詩人、策展人楊衛

        詩人花語在致辭中首先感謝大家在百忙中抽出時間蒞臨她的個人畫展,感謝策展人楊衛為她一個新人策展,并坦言,對她來說,繪畫純屬偶然,寫詩多年,繪畫的最初,就在追求畫面的詩性,一直想做到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因為貪玩,剛開始畫畫,就把刮刀、潑墨全都玩了一遍,又因為好奇心很重,人物、貓、狗、風景、甚至抽象,逮什么畫什么,很開心,由于不是職業畫家,抱著玩的心態在畫,也因此更自由、更坦蕩、更隨心所欲。


      詩人畫家花語

        我的繪畫真正開悟,是從四月在貴州綏陽十二背后大型詩畫寫生開始的,在貴州工作數月一直沒有畫丙烯,為了緩解南方冷冬抑郁,一直畫鋼筆線描,知道四月有寫生,怕手生拖團隊后腿,三月底才買了12色丙烯在綏陽宿舍瞎畫,突然發現一種新的筆法,畫抽象突然順手,想怎樣就怎樣,回京離開綏陽前一晚,一口氣畫了五張,真的很神奇,相信是神在暗中加持,甚至懷疑,神就住在十二背后,這簡直就是神跡,感謝十二背后!

        作為本次個展藝術總監的詩人梅爾在萬忙之中從貴州發來祝福:花語總是給我不斷的驚喜,到她畫人物的時候嚇我一跳,因為我雖是外行,卻還是能辨別一點點。我見證花語的成長,感嘆她的勤奮,喜歡她的執著。她說十二背后是她的福地,她的畫風又在變,為花語舉辦個展而高興,祝福花語收獲健康快樂事業和愛情!策展人、詩人牧野指出:詩人花語以“花語”命名即將開展的花語繪畫藝術展覽,無疑是向世人宣示,花語涉險踏入的詩歌繪畫兩條河流終于到了匯流的時候,也就是說,開展之后,她是花語,她是詩人花語、畫家花語和詩人畫家合體的花語。為花語驕傲,祝福花語。

        著名策展人畫家藍京華認為花語性格自由灑脫,她心無掛礙,純澈天然,花語的藝術創作只遵循于她自己的藝術感受和她對世界的理解。童心、率真、去經驗、去技巧,無成見,沒有一絲一毫美術學院畢業的畫家的各種陳腐教條與陋習。對藝術的天然敏感,讓她的畫面經常出現獨特的筆觸與色彩表達。著名策展人、畫家何繼點評:花語從文字轉換到繪畫形式,她在實現多個感觀修辭上的統一,故她的精神變得更加內斂,審美的秩序上也更加豐富!

        詩人陳亮在現場的發言中指出:花語是一位優秀的詩人,近年開始習畫,她的畫同樣讓我很驚訝。在我的印象里,她和她的詩:熱情、奔放、真誠、豪爽、仗義、哥們兒——而她的畫和這些品質也是相統一的,都是她生命里、情感里野蠻生長出來的植物,她的性格和創造力時常會讓人想到梵高的某些藝術品質。與其說她這些年將更多時間沉迷于畫畫,不如說她在用畫筆,用繪畫語言來寫詩——她像一個頑童一樣,不經意間打破了藝術門類之間的某些藩籬、障礙或者禁忌,在別人那里很不容易做到的事情,她卻是如此得心應手,不能不說是一種奇跡。可以說,詩和畫已經成為她的兩個翅膀,一定會帶她飛向更高的藝術境地。

        西安美術館策展人、美術評論南陽子在給花語的評論中指出“花語直面人生不易的同時,刺殺了命運,還原了屬于自己的故事,擁有了自己想要的生活。花語個展的生成,啟示我們:人生有多種可能,愛拼才會贏!

        開幕式在熱情洋溢的點評、吉它彈唱、詩朗誦過程中,不知不覺耗費了兩個多小時,著名音樂人蔣山、莫寶、東東、小野的現場彈唱為開幕式助力添彩,給大家帶來了難得的視聽享受,詩人老賀、千總、阿隱、李川,馮朝軍、阿蘭分別朗誦詩歌,畫家祁志龍、吳靜涵、何繼,王軼瓊、策展人璇子分別發表自己的看法,更多人通過點評、賀信,表達了他們對花語的祝福和對花語作品的肯定,花語駐京同學組成的親友團也讓花語倍感親切,這是自2017花語習畫以來的首次個人作品展。花語表示,繪畫還需精進,自己還要更加努力!

      更多點評:

        女詩人、《長江叢刊》執行主編夜魚寫道:花語的畫,濃烈的色彩不僅呈現的是斑斕,更有平衡度很好的力量與柔情,尤其那些我熟悉的人物形神之準讓我驚嘆。而貓與馬的姿態與構圖簡直就是愛與自由的另一種詩寫。快人快語的花語終于在畫里建構了她的又一個理想國。

        詩人高星評花語:我注意到2017年花語剛剛開始畫畫時,臨摹過一張梵高的自畫像,那是她有意識的站隊與致敬。我在花語2021年的新作中看到了康定斯基、大衛.霍克尼的影子,那是她不自覺的流露。半路出家的畫家大多來勢兇猛,花語的純色也是氣貫長虹。

        詩人畫家金鈴子認為,花語是一個有執著心、恒定心的人。我喜歡古人用的一個詞:秘響旁通。一個詩人如果真能旁通,技術就不是問題。

        著名詩人、畫家安琪感嘆“花語在我朋友圈里天賦極高,寫詩如此,畫畫如此。有時我總疑心這個人不是地球人,她一定是從太陽系外來的。”

        著名女詩人畫家施施然感慨“她仿佛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脈,才情洶涌,畫面的平衡和表現力掌握得出人意料,令人欣喜。我為這位橫空出世的畫家表示祝賀。“

        新加坡知名策展人、詩人舒然評花語“其人物畫,竟如一個老手,僅喵一眼就抓住了眼神及特質;其風景畫,在線條與色塊底下,以大寫意的筆觸揮灑內心的澎湃。每幅作品都在言語,道出真身﹑替身或藏鏡人之身。

        職業作家、女詩人阿毛評花語:多才多藝是一件容易的事。”達芬奇這句對他自己才能的客觀自評,用在花語這里也十分恰當。

        著名女詩人、畫家瀟瀟說“我一直相信,花語的詩與畫都是被神加持過的。她的作品像她的生命一樣,充滿熱氣騰騰的堅韌而鏗鏘的氣息。“

        著名詩人、書畫家李木馬點評“我們可以明顯看出,花語的繪畫是建立在對詩學的認知與審美上的,也是明顯偏于西方現代審美的。看到花語的這些畫,我想到了兩個人,一個是弗里達,一個是莎薩爾。花語寫詩、繪畫出道并不早,但她的確是一匹“不以美麗與高貴見長的黑馬”。

        詩人畫家潘漠子指出:在被技術觀念、歷史慣例、美育背景和理論先行所普遍占領的架上繪畫的語言中,花語的繪畫給我們提供了一種鮮活的樣式。這種樣式是回歸童真和拙樸的最適宜的一串鑰匙。

        女詩人炊煙點評:花語很有幾分我想畫就畫,還要畫的漂亮的牛勁。花語這次展出的繪畫作品大多選用的是丙烯,顏料的快干特點,符合花語的創造節奏,攜風沙滿袖,待抖落滿身荊棘,依然能夠,安靜地去愛。

        詩人畫家李川:花語是一種自然現象,花語是一只從外星來到人間的貓。她躲在樹杈寫詩,貓的洞察是詩人敏感的天性,能否捕獲生活的獵物,是一種本能。花語是一只愛畫畫的貓,在畫布上盡情切換著各種姿勢,這正如她能把不斷見聞的藝術風格快速占為己用,花語是一只喜歡各種音樂的貓,和各路音樂人關系融洽,得益于她的眼光及天賦。花語作為貓奴,且有貓一般的聰敏,能嫻熟的穿梭在各種文化叢林,這的確可以把貓的好奇心擴大到數倍,好奇沒有害死貓,卻把貓活生生活成了虎樣。

        西安詩人路男表示:花語性格開朗,做事有錚錚男兒風范。所以只要是從花語嘴里說出的話,朋友們都會相信;只要是花語認定的事,朋友們都會看到。

      責任編輯: 村夫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