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那些散發1980年代氣息的迷人形象(何家英畫評)

      作者:施施然 | 來源:文藝報 | 2021-03-04 | 閱讀:

        導讀:何家英的作品中始終彌漫著一種若有若無的文藝氣息,而且,正是這種氣息,打動了很多人,使何家英成為了一個時代的代表。那個時代,就是充滿幻想、浪漫而抒情的理想主義氣質的1980年代。

      何家英國畫作品
       

        何家英是成長于20世紀末和21世紀初,中國最有影響力的藝術家之一,被譽為“當代工筆人物畫最具代表性的畫家”。他有如此的影響力,除了天性稟賦外,還來自他從事藝術創作所貫穿的改革開放三十年的這段歷史。用何家英自己的話講:“得惠于改革開放,我心里充滿著感激。”

       

      何家英國畫作品
       

      中國造型理念與西畫造型技巧的結合
       

        回顧歷史,中國美術領域曾經是西方現代思潮風頭強勁,民族虛無主義彌漫。在人們爭說“皇帝新衣”之時,何家英就如同那說破真相的小男孩兒,勇敢地捍衛和堅守著神圣的繪畫本體語言。他堅持中國文化立場,大膽融合西方繪畫語言,在西方人文精神和中國傳統思想之間,構建起自己的藝術領域,并將兩者自然地融于其中。創造出了既秉承中國繪畫傳統,又具有新時代審美精神的現代工筆人物畫。

        何家英1957年生于天津。誕生津門的藝術人,天生具有一種優勢——海納百川的地域氣質與環境條件,這使得何家英更方便重新審視、挖掘和認識中西方繪畫的優良傳統,大膽地將中西方繪畫語言相融匯。有人這樣評價他:“何家英的現代人物畫將中國造型理念與西畫造型技巧融為一體,精謹微妙,富于激情,充滿理想成分與夢幻情趣,為傳統人物畫向當代人物畫轉型,做出了畫界公認的貢獻。”
       


      何家英國畫作品
       

      突出人性表達 記錄時代氣息
       

        何家英藝術的現代性突出的是人性的表達,他的作品用敏銳的感性來表達人性,并且使之達到了一種深度。他對人性的表達是對心理空間的闡釋,這是典型的現代性特征。何家英對女性美的敏感是他非凡的天賦,他對少女的體態、神韻以及她們對夢幻般的人生既憧憬又畏懼的心理狀態的體察,對于她們尚未沾染一點人間塵垢的真純的“處女狀態”的把握,以及對轉瞬即逝的清純之美的感傷,對美好人生和人性的詠嘆,真切而又委婉。他對女性的表達,進入了一個生命神圣性的層面。何家英的女性人物畫,為世界增添了中國人審美理想的象征符號。他的作品創造了一個審美典范,這種所謂的“大美”,其實是來自很簡樸的東西,他的作品具備了中國文化中素樸的審美精神,這也與他本人的氣質相吻合。這種很純凈、沒有任何虛飾的東西,也是何家英藝術生命力的所在,比如《秋冥》《靜默無聲》《初春》《酸葡萄》,以及后來的《心語》《舞之憩》等等,都堪稱經典。


      何家英國畫作品
       

        何家英的作品中始終彌漫著一種若有若無的文藝氣息,而且,正是這種氣息,打動了很多人,使何家英成為了一個時代的代表。那個時代,就是充滿幻想、浪漫而抒情的理想主義氣質的1980年代。

        作為1950年代出生的人,何家英的青春時代正好處于1980年代那個朝氣蓬勃的時期。那個時代,人人都渴望學習,渴望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質,每天晚上或周末,各種電大、職大、函大學習班,小提琴、吉他、英語培訓班,人滿為患,都是一些感覺被耽誤了而急于補充精神和知識營養的哥哥姐姐們 ;路上長椅、公園里、小區旁,到處都是捧著書本或抱著吉他、小提琴的朝氣蓬勃的青年。所以有人戲稱1980年代是一個文藝時代。幾乎每個人在填寫個人愛好時,會寫著“詩歌”、“文學”或“藝術”。《酸葡萄》就全面地刻畫了那一代人的形象:五個女青年,或在讀書,或在摘花,或在吹奏樂器,或安詳欣賞,或手捧青葡萄茫然站立……都頗有象征性,展現著1980年代的具有普遍性的行為、舉止和風范,反映著當時的年輕一代的追求和生活方式。有論者稱之為“迷茫的至美”。確實,青春是酸澀的,迷惘的,卻也清新健康,洋溢著激情和積極向上的風氣。所以,那樣的時代,又被認為是一個充滿詩意的時代。何家英的一些成名作品,正好反映了這個時代的特質。
       

      何家英國畫作品
       

        這些刻下時代烙印的畫作,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經典。何家英敏銳地捕捉到了時代的精神,以藝術的方式完美地表現出來。而從藝術手法上,充滿了創新精神。工筆畫曾經盛極一時,晉、唐是工筆畫的黃金時期,產生過顧愷之、閻立本、吳道子、張萱等一批工筆大師,畫風或雄渾豪放,或豐盈飽滿,或飄逸超脫,表現出畫家非同尋常的才氣、情調、涵養和藝術感受力。但后來越來越缺少生機活力,被認為是“院體”、“工匠畫”,是模式化的代表。尤其一些仕女畫,以摹寫古人為主,僵硬刻板,導致程式化。何家英先生以寫生打破這一僵局,寫生必須隨時隨地變化,故能突破形式與傳統限制,因而非常鮮活。同時,他又進一步探索,在工筆中引入寫意,注入特有的文藝氣息,因為呈現出一種意境和情懷。按他自己的說法,是工筆兼工“意”工“心”。
       


       

      藝術家氣質 決定作品形象
       

        這或許與何先生的個人修養氣質有關系。何先生曾承認自己有文人氣,喜歡孤獨,耽于冥想,所以喜歡揣摩人物細微心理及細膩表情動作,比較外貌,更看重人物內在氣質。重寫生但不拘泥于寫生,而喜歡在綜合集中了然于胸之后抽取其意。同時,他追摩晉唐,一改很長時間工筆仕女畫的纖弱萎靡,折射時代精神,顯得開闊大氣。可以說,正是這種寫意,挽救了匠氣過盛名聲不好的工筆畫,何家英為工筆畫探索出了一條美之大道。何家英的作品,也因此具有持久充沛的藝術生命力。

        藝術以形象取勝。藝術殿堂里留下的都是那些經典的藝術形象。好的藝術家,也都是以塑造具有典范性的藝術形象而屹立于藝術世界的。工筆在藝術形象塑造方面有著獨到優勢。何家英創造的藝術形象,由于其理想化的審美情趣、純粹唯美的抒情詩性氣質和寫意人物的獨特藝術語言,可以說已經深入人心。那些散發著1980年代氣息的迷人形象,已成為我們的一個時代背景。那些美麗的藝術形象,現在回過頭來看,可以說是對一個過去了的美好時代的追憶。1980年代是一個精神和文化達到了相當高度的時代。時代遠去,但藝術留存了下來,藝術形象留在了人們的心靈深處,成為了人們尋覓歷史記憶的痕跡,成為一個時代的標志和象征。
       

        何家英,1957年出生于天津,自幼喜愛畫畫,1977年考入天津美術學院繪畫系學習國畫,1980年畢業后留校任教。曾任第九、第十、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現任中國美協副主席、中國工筆畫協會副會長、中國藝術研究院博士生導師、工筆畫研究院院長。曾獲國家“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中國文聯“德藝雙馨文藝工作者”、中宣部“四個一批”文藝人才等榮譽。擅長當代工筆人物畫創作。代表作品有《山地》《十九秋》《米脂的婆姨》《酸葡萄》《魂系馬嵬》《秋冥》《朝*露*桑》《舞之憩》《楊開慧》等。
       

        施施然,本名袁詩萍,詩人,畫家,主編《中國女詩人詩選》,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河北省文學院簽約作家,河北省美術家協會會員,著有詩集《唯有黑暗使靈魂溢出》《走在民國的街道上》等4部,詩作被譯為英、法、阿拉伯、瑞典、羅馬尼亞等多國語言發表,詩歌、小說、散文發表于《中國作家》《人民文學》《詩刊》《十月》《鐘山》《山花》《文藝報》等國內外報刊選本,國畫作品多次入選畫展或被收藏。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上一篇:黎發業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