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狐禪說畫》(十二)

      作者:賀文鍵 | 來源:中詩網 | 2021-07-19 22:36:29 | 閱讀:

        導讀:《狐禪說畫》是賀文鍵2019年創作的一本論述中國畫的語錄式小冊子,現編輯第十二部分以饗讀者。


      《狂想·哭山》之一 賀文鍵 四尺斗方 2018年
       
        
      110
       
      絕大多數人,都是用別人的語言說話,結構圖形,線條與色彩都是按別人的方式和意愿布置。
      他恰恰忘了自己。
      而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往往不是你學會了什么,而是你發現了什么。
      發現遠遠的比學習重要。
      發現本身就包含了獨特的技巧與內容。
      創作一件藝術品,就是發現的過程。
      只有發現,色彩和線條才有了統一的目標。
      創作才有了價值,生活才有了意義,生命才有了喜悅或靈性。
       
      111
       
      抽象與形象是兩個維度。
      一個是現實世界的歸納方式,一個是未來世界的感知方法。
      認識現實世界是一件比較容易做到的事情,而對未來世界進行描繪,需要的不僅僅是知識與經驗,想象力才是藝術家通向未來最寶貴的鑰匙。
      一幅畫,如果看不到任何與想象有關的東西,是一幅平庸的畫。這樣的東西將沒有什么價值。
      一件作品,處處只見過去的痕跡與觀念,就是一件陳腐的作品,會散發著歷史的尸臭。
       
      112
       
      畫畫的不要搶照相師的生意,這樣做一點意義也沒有,算不上什么真正本領。
      冷軍是個好油畫家,李自健也是,我不想評述他們,也不必評價他們的高下。奉承的話大家都在講,但講多了毫無益處。
      國畫之幸,就是不能像油畫那樣層層上色。油彩呈色穩定,而國畫顏料由于是用水調解,宣紙又洇,于是反而獲得了某種自由。
      油畫的目的容易達到,然而,最好的國畫家對自己的下筆,也無絕對的把握。國畫具有一種不確定的天性,尤其是寫意畫,大寫意更是如此。大家最愿意看的,就是這些東西。
      當然,國畫也有工筆重彩。工筆畫在不確定這種趣味上就相對較小了,看起來沒有什么想象和回味的空間,與油畫很像,但也有區別。譬如,油畫的遮蓋性就大大強于國畫,國畫的顏料具有透明性。
      在國畫中,初學畫之人經常是從工筆畫開始的。國畫家經常為不能把握一幅畫而沮喪。油畫家很少如此。一個老的國畫家尚且如此,別說新手了。
      具有許多年功夫之人,下筆還有不可挽回之處,一筆下去非常難以修改。我經常為畫不好一根線條,敷不好一片顏色,用不好一片墨汁而感到汗顏。
      還有,你再怎么畫畫,再用心良苦,對看的人來講也就是看一眼而已!我要說明白的就是,畫畫,對別人來講并沒有想象那么重要。所以說,趣味或者叫意味,遠遠要比技術重要得多。這是國畫的不二法門。
      其實,趣味就是一種技術。有趣的人,有趣的畫,你不能說他不懂技術。
      永遠不要講一幅有趣的畫,水平不高。他的高明之處,正是你的不懂之處。
      中國畫的山水、花鳥與人物,最高境界不是讓你明確什么道理,而是讓你領悟生命的無常,自然的不可確定性。
      所謂形式,不過是人性表達的外部形態而已。
       
      113 
       
      人性即藝術。
      尊重人性,眷愛人性,滋養人性,就是藝術家的天職。
      作為畫家,藝術家,不懂人性,沒有前途。沒有人性,就是死人一個。
      卑微、歡笑、憤怒、悲哀、痛苦、恐懼,尤其是愛情,皆是人性。唯有屈辱、諂媚、虛偽,是反人性的。
       
      114  
       
      藝術家是世界上人性的最后守護天使。
      藝術家的能量猶如池塘里的波紋蕩漾開去,池塘就會蘇醒。
      藝術家就是那枚永遠留在水底的石子。
      在人性跟前,任何政治口號與格言都顯得多余。
       
      115
       
      人性和天性不要混為一談。人性是善,而天性中則含有惡。
      對于我個人來說,畫畫其實并不重要,寫作遠遠比畫畫要重要得多。
      畫畫時總覺得無法做到完整地表達我的思想。寫作則不同,我總能比較完整地表達我的想法。
      世上有很惡的文字,當然,也會有很惡的繪畫,這不是技術或風格問題。
      宣傳畫,這個對于經過那個時代的人來說,就是一種很惡的繪畫。虛假、艷俗、裝腔作勢、仗勢欺人,毫無人性的光輝。
      權力與藝術是一對天生的情敵。藝術永遠處于弱勢。而歷史上勝利的天平,卻總是向藝術傾斜。人們為藝術家惋嘆的同時,總是把權力,一帶而過。
       
      116
       
      中國當代的人物畫,尤其是國畫人物,90%以上毫無價值。山水可能稍微好一些,花鳥更好一些。但是整體堪憂。
      國畫的方向是錯誤的。從教育,到研究,到所謂的創作,完全是弄錯了目的。畫人物就是形體,比例,線條;畫山水就是皴法,披麻皴、解索皴、雨點皴、卷云皴、牛毛皴、大斧劈、小斧劈,然后平遠法、高遠法、深遠法等等;畫花鳥,也就是那幾筆,畫花瓣,葉子,竿子,蕊,勾筋;畫鳥,先畫什么,后畫什么。有的是先畫身子,有的是先畫腦袋,然后畫翅,畫爪,畫眼。
      寫生的寫生,白描的白描,屋里屋外,真人花卉,山川形勝。其實,畫多了畫久了,一點意思沒有。只是量的疊加,一張畫再大,也毫無意義。
      有人說,這沒錯呀,就得這樣學呀,熟練了就好了。然而,當一門藝術進了這種僵硬的系統化、規則化、套路化之后,就失去了這門藝術的趣味和價值了。真的好嗎?
      你去問一個畫畫的人——學生或者老師,甚至畫家,問他們畫畫是為了什么?也許大多數會答不出來,可能會噎住。也許會有一個隱秘的目標,就是為了生存,為了吃飯。
      畫畫為了給別人看,讓別人覺得美,花錢買你的畫,這就是他們的終極目標了。
      既然為別人畫畫,就得學好規矩,是這么個理兒。這就是畫畫怎么也上不了檔次的主要原因。但是你如果拿同樣的問題去問梵高、徐渭、八大山人,恐怕他們才不是為了生存這個原因。
      梵高一輩子好像只賣出過一幅畫。徐渭一輩子從沒有把畫畫當作自己的正業。八大山人畫了畫,恐怕還不想拿給同代人看呢。不是害羞,那是因為自己不想給自己惹麻煩,沒法解釋。
      假如也碰到有人問你這個問題,你昂首答到:好玩唄,喜歡畫就畫了!這已經是很高的層次了。
       
      117
       
      中央美院的校訓是:”盡精微,致廣大。”這是徐悲鴻先生在建院初期,從《中庸》中選取的,將其用于指導素描教學與繪畫造型。屬于對西洋美術的品質追求。
      中國美院是一個專門以中國畫學習為主的美術院校。他的校訓是:”行健,居敬,會通,履遠。””行健”,來于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取剛健自強之意。“居敬”,是一種態度,對學習,對老師,對生活,對社會,對自然。”會通”,即融會貫通,指學識運用的方法。”履遠”,指踐行,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魯迅美術學院的校訓是:“緊張,嚴肅,刻苦,虛心。”這個校訓沒什么解釋的,大白話,講什么就是什么,一眼望穿。只是“緊張”一詞用于美術學院,實在令人有些費解。藝術創作貴在松弛,神經繃得太緊,沒有什么好處。
      川美在中國的地位相當突出,她出了一個大畫家羅中立。他的校訓是:”志于道,游于藝。”這個是很有一些思想的,就是玩著干唄。川府之國還是懂生活的,也懂得藝術。所以才能出人出作品。
      廣美的校訓為:”先學做人,再事丹青。”也是一句大白話。就是說人的德行,比畫畫重要。這話沒毛病,但是容易讓人解偏。什么是做人?藝術家要怎么做人?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認識。也許有人會理解成,什么人也不得罪,圓滑世故。然而,假如真的如此,對藝術家并不是絕對的好事。所以,建立正確的人生觀和世界觀相當重要。
      清華大學美術學院的校訓是:”自強不息,厚德載物。”其語也是出于周易。這話其實等于沒說。最大問題是,其實與美術毫無關系。這話放到中國任何學校均可。
      西安美術學院校訓是:”弘美厚德,借古開今。”這個頗有些意思,我特別喜歡”借古開今”這個提法。
      天津美術學院校訓是:”崇德尚藝,力學力行。”這真是老實人的提法。老實人不是不適合搞藝術,而是要有創造力與想象力。踏實是踏實,稍微少了一丁點靈氣。在這方面可惜了!
      湖北美術學院的校訓是:”崇德,篤學,敏行,致美。”這個非常正經,一本正經。藝術性就差了小一半。不是說這話不好,而是太好太全面。搞藝術要允許有重點,有缺陷。所以,所有風格的形成,其主要特色是由缺點而決定的。
      這些校訓,基本上是兩個要求,一個是德行,一個是學術。中國人對德行的要求是比較狹隘的,一般是指品德和修為,非常不全面。其中就不包括愛與責任。中國人的責任感是比較差的。人性的缺失極為普遍,對生命之愛常常視而不見,人性的缺失不是一般的嚴重。從這些校訓上看,沒有一家重視愛,人性,責任。然而,缺乏這些的美術人,極有可能成為當今社會的一件殘次品。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上一篇:丹青盡寫世間態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 黎陽詩選·二十六首

        黎陽,(1974-)原名王利平 黑龍江訥河人。曾居天津十年,現居四川。曾在國內外200家報刊
      • 獨立性詩歌的自由寄寓

        從進入歷史的角度上看,短詩小詩固然有其靈動的繽紛多彩,有誰也無法阻止的歡快的
      • 初見,卻是舊時相識

        龐潔說的沒有錯,至今,我們所有的情感在詩經里基本都寫完了,我們只是在重復,時代更
      • 甘南九章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新鄉土詩派“三駕馬車”之一陳惠芳詩歌作品選。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