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瘦馬讀詩】王子俊、鶴軒的詩

      作者:長安瘦馬 | 來源:中詩網 | 2020-10-12 | 閱讀: 次    

        導讀:簽約作家、詩人長安瘦馬評論作品選。

      王子俊 的詩 
      詩人簡介: 
        王子俊,詩歌小說散見于《人民文學》《詩歌月刊》《詩神》《星星》《詩潮》《草堂》《四川文學》《安徽文學》《山東文學》《延河》等,有詩入選《詩歌點亮生活》等選本,現居攀枝花。
       
       
        大年初一,順小河溝兩側上墳
       
      我略微向母親打聽了下,
      這小河溝兩側零亂,擠滿的小墳包,埋葬的
       
      是哪些,我從未謀過面的先人。
      然后就老老實實,挨個墳燒紙,點香,磕頭。
       
      他們沒禍害過人。老實巴交,交公糧,
      吃掉那些年所產的蝗蟲,老鼠,嫩樹皮和蛤蟆。
       
      他們死于肺結核,謊言和營養不良,
      他們死于大脖子病,浮腫或富貴病。
       
      時間滑落得還不算太遠,我深知的小真實,
      就墳包一樣,閉眼,假寐,怎不叫人痛心。
            
      長安瘦馬: 
        在一個公眾號里讀到王子俊的標有“非虛構”字樣的詩,我復制出來放到電腦桌面,閑的時候,我讀著他,也讀著自己。類似的經歷我也有過,那些遠去的場景時而清晰、時而模糊地在記憶的影像里流動出來。 
        比如這首《大年初一,順小河溝兩側上墳》,小時候父親帶我回河北老家,就曾面對一座座墳包,給我說這是你啥、那是你啥,包括他們是怎樣死的,一生干過啥大事,有好的,也有壞的。 
        從字面上理解,“非虛構詩歌”是真實生活的客觀呈現。也就是說,詩人表面上的創作主旨是在還原他的生活經歷,雖然這種不帶有感情色彩和傾向的原生態的記錄看似剝離掉了詩歌技巧,但是,詩人是珍惜他的文字的,他所展現的這些生活真實一定有他的思考和寓意,而這種形式的表現,通過詩人特質的語言組織,便具備了詩歌的藝術性和思想性。 
        馬克·吐溫說“有時候真實比小說更加荒誕,因為虛構是在一定邏輯下進行的,而現實往往毫無邏輯可言”。寫真實多了具備一定風險性,寫“風花雪月”多了未免矯情,寫歌功頌德多了又不見了詩人的傲骨,這可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王子俊的詩歌創作經歷了熱烈、中斷、拾起三個階段,再拾起時已過半生,還是那么熱烈,但這是冷靜的熱烈,是經過了生活的打磨后脫去了功利的雜質,進入了自然、純粹境界的熱烈,生活的磨礪以及詩歌藝術的錘煉,使他的詩歌創作視角多極廣泛、形制揮灑自如,舉手投足便是詩歌。 
        我拿出王子俊的這首《大年初一,順小河溝兩側上墳》出來說事,并不是說本詩就是詩人的代表作品和創作方向,本詩只是詩人創作的尋常一角;我想說的是,其實“非虛構”只是一個詩歌題材的注解,沒有這個注解,古往今來的詩人們也把生活中的所見所歷客觀地呈現出來,比如杜甫的“三吏三別”。 
        至此,我覺得王子俊是一位獨立并且深度思考的詩人,這個認知只是源于我對他一系列詩歌文本的理解和揣測,因為,我和詩人并不熟悉。
       
      2020年8月19日
       
       
       
      鶴軒的詩
       
      詩人簡介: 
        鶴軒,河南焦作人,一頹廢又熱烈的女子。她說:“我是西西弗斯推著的石頭,永遠不會到達終點;我是偏執狂,請寬恕我。” 
       
        閣樓城堡 
        ——致茨維塔耶娃
       
      閣樓是你避世的城堡
      你的自由讓你接受了莫斯科上空的危險,緊張
      和挑戰給你帶來的怯意
      你的生活也因此蒙上了煙灰與塵土
      可你寬大的額頭依然光潔
      傲慢與茫然的表情依然令人吃驚
      你的眼睛依然大而無力,仿佛對一切都視而不見
      我踏進你的小屋
      給你講那些你必須看見的事物——
      碳火,水洼,鋸末,食物殘渣,漂浮的廢舊塑料袋
      講你必須忘卻的情人
      我對你說不要再享受床頭的小燈盞,香煙,面包
      還有你不曾表達出來的尖刻,智慧,快活了
      “該洗洗碟子了”
      我驚訝你女兒的回答——
      “里面洗過了,媽媽是詩人”
      而這些你已經忘記——我坐在你閣樓的唯一的凳子上
      你樂不可支地展示著你的詩行與日記 
      2019年2月15日
       
       
      長安瘦馬: 
        一直想在鶴軒發出的詩作里找出一首調子歡愉的、明亮的、輕松的、哪怕風花雪月有著小女人嬌柔的甚至矯情的詩歌。 
        我這樣做,因為在我的視線里,鶴軒詩歌散發著幽暗的特質,那是一種經過深度思考才能形成的幽暗特質、是在太空宇宙里閃耀著光澤的幽暗特質。這是我有意躲避和害怕遇到的特質,在浮華的世界里,我已習慣平庸和順從。 
        眼睛駐足在《閣樓城堡 ——致茨維塔耶娃》這首詩不肯離開。為了深入詩人的內心世界,我惡補了茨維塔耶娃,這位以“生命和死亡、愛情和藝術、時代和祖國”為創作主題的悲情的俄羅斯詩人,她的顛沛流離和生命結局讓我唏噓。而鶴軒又以希臘神話里的西西弗斯自居,鶴軒推著的石頭是詩歌嗎?西西弗斯一個生命的反叛者,不斷重復、永無止境,行為的本身已經變成一種哲學和精神。或許,這就是鶴軒說的“我是偏執狂,請寬恕我”的來由,而那石頭,不是美麗的詩歌,是布滿荊棘的現實生活。
       
        鐵匠鋪
       
      去往鐵匠鋪的路上,我聽到了滴水的琴聲
      它像溢出窗口的白百合,一點點熄滅著我心中的情欲
      而此刻我的情人正揮汗如雨,用打鐵的手在鍛打堅固的婚房
      他曾經,哦不,他一直都用善解人意的眼睛告訴我
      明天的爐火將更紅火
      他相信愛情就像相信黑夜與白晝的糾纏,漂浮,旋轉,飛升,和躲避
      而他不知道我已有了浪費生命的念頭
      就像一片樹葉重新選擇了隨波逐流
       
        如此,聯系起來,鶴軒的詩歌創作的一個領域就清晰了一些。孤獨、荒謬、絕望的詩歌情緒,頹廢、悲觀、憂郁的詩歌意蘊,思考、叩問、痛楚的詩歌追索,使她的詩歌不再停留在詩歌的淺層,她的詩已經進入了對生命、對人類、對社會深層的體驗和探索。 
        而我不喜歡這類的詩歌,靈魂的飛揚雖然讓思想強大起來,可是也會讓你強大的思想再回到你的身體時遇到許多障礙,其中最大的障礙就是你自己,理想和現實的沖突會吹來憂郁的風,消減你的熱烈。 
        我們總不能一直躲在《閣樓城堡》和《鐵匠鋪》里不出來吧。
       
      2020年9月22日
      簡介
      長安瘦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遼寧撫順,現居西安。有詩歌和詩歌評論在文學刊物發表,中詩網第四屆簽約作家,著有詩集《你的影子》。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