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瘦馬讀詩】路軍鋒、尤成群的詩

      作者:長安瘦馬 | 來源:中詩網 | 2021-01-11 | 閱讀: 次    

        導讀:簽約作家、詩人長安瘦馬評論作品選。

      瘦馬讀詩/路軍鋒的詩
       
      詩人簡介:
        
      路軍鋒,筆名太行閑夫,中國詩歌學會會員、山西美術家協會會員、山西作家協會會員、《天涯詩刊》社長。著有長篇小說巜濩澤河的救贖》、詩集《太行之光》《太行風情》等多部作品。有詩散見于全國各大報刊,并收錄多種詩歌選本。
       
       
        廣陵散
       
      紛披燦爛,戈矛縱橫
      這是真的《廣陵散》么
      慷慨激昂怒發沖冠
      嵇康不說誰人知
      是刺韓還是報劍
      劊子手的大刀,可是
      洛陽打造
      旺盛的爐火,剛勁的錘擊
      可有老莊的味道
      世界以薄情待我
      《廣陵散》于今絕矣
      山巨源的深情,權化作
      魏晉風度吧
      嵇琴阮簫早隨竹林飄逝
      而七賢卻成了活著的塵埃
      萬里風沙知已盡
      誰人真得《廣陵散》

       
      長安瘦馬:
       
        古來圣賢不寂寞,寂寞的是山水竹林。
       
        李白詩云:誰傳廣陵散,但哭邙山骨。
        陸游詩云:放翁老死何足論,廣陵散絕還堪惜。
       
        《廣陵散沒有成為絕響》,《廣陵散》的故事已變成一種節操滲入中華民族的血脈,這是一種高貴的血脈,這是一種可以使一個民族生生不息延續的血脈。路軍鋒的《廣陵散》承繼了古之“士”者的風骨,融入現代屬性,感慨、贊嘆、呼喚被現代人逐漸遺忘淡化的精神風骨,這是一個詩人通過對時代的洞察、對自身心靈的內省、對傳統文化的思考而發出來的聲音。
       
        就詩歌層面講,路軍鋒于傳統中揉入現代詩歌的表現技法,在詩歌情緒的激昂中埋下理智、冷靜的隱喻,把操守、無為等古之精神追求及哲學化古于今,話中有話,詩中有詩。“劊子手的大刀,可是/洛陽打造”、“世界以薄情待我”、“ 而七賢卻成了活著的塵埃”,這就使詩歌區別于完全的對古典的照搬臨摹,而是賦予了時代的新屬性,使之再生,生發出現代“士”者的錚錚傲骨,具有思辨性和現代色彩。
       
        路軍鋒善于在傳統文化中尋找素材,歷史人文典故和古詩詞都會成為他詩歌的起爆點,并被他挖掘延伸出精美的詩句,師古而不拘泥、傳統而知變通,這源于他對傳統文化的研究和熱愛,也源于他對社會現實的思考和發現,同時這也是如今漢語詩歌發展出眾多的路徑中的一個方面,而有些曾經先鋒的詩人,寫著寫著就回歸了傳統。
       
        竹林已變成了一張象征,七賢也變成了典故,不變的正是這種慷慨激昂的精神,而我又從另一首詩里,發現了詩人的另一面。
       
        丹桂飄香時
       
      當紅色的氣球還未露出地平
      我的新詩早飄向天宇
      沐浴著露珠的漢字
      向上蒼匯報著吉祥
      快樂的小鳥追逐著我的詩句
      從中撿拾著遺漏的谷米
      飄香的瓜果擁擠在小院的中央
      五谷爭搶著屬于自己的溫床
      爺爺奶奶談笑著往年餓肚的景象
      紅透的葉子相互撫摸著
      額頭的蒼桑
      自釀的葡萄酒散發著濃濃的醇香
      我手持酒杯脖子仰了又仰
      妻子把我的詩集輕輕合上
      兒子的調皮聲打破我的想象

       
        這首《丹桂飄香時》展示出路軍鋒柔情似水的一面,這是一幅溫馨的生活圖景,我之所以把他呈現出來,就是為了說明路軍鋒不僅有著詩人的社會擔當,也有著他自己的田園生活。一個山西大漢,練武功善漢隸寫詩歌,充滿了豪俠之氣和百轉柔腸。至此,一個有情有義的詩人形象,在我眼前清晰了起來。 
      2020年12月3日
       
       
      瘦馬讀詩/尤成群的詩
       
      詩人簡介: 
        尤成群,小學教師,中國詩歌學會會員。作品散見于《中國魂》《中國詩人》《中國新詩》《中國詩歌年鑒》《北斗詩刊》《雪峰》《陜西詩歌》《山東詩歌》《巴中文學》《如皋日報》《作家周刊》等報刊。
       
       
        與白雪撕咬的杜鵑
       
      這是個陰冷潮濕的日子
      宜會友,煮茶
      循環播放《大魚的海棠》
       
      友人發來鎮安下雪的消息
      附有各色杜鵑花
      正與白雪撕咬的照片
       
      回:雪也來爭春,卻讓春更俏
      答:嗯哼,美不勝收
      再沒有了下文
       
      風沿著長裙的縫隙爬上來
      添上大衣,突然想起昨天的池塘
      歡游的蝌蚪們,能去往哪里呢
       
        2020年3月27日


      長安瘦馬:
       
        2020年定會載入人類史冊,只不過我不知道,以后各國的史學家如何記錄這場蔓延在地球上的大瘟疫。我只知道,我們都在這段歷史里走動,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在這段歷史中驚愕、恐慌、悲傷的眼睛讓我們看不到本質,只看到現象。但是我能看到一些詩歌的本質,尖叫的狂歡、悲憫的淚水、熱烈的謳歌、痛心的鞭撻,詩歌形式的口袋里有真誠也有虛偽,詩歌名義下的內心處有淡泊也有功利。 

        遭遇《與白雪撕咬的杜鵑》這首詩,是在一個倒春寒的春天,朋友圈里有些地方在刮著風、下著雪,所有的季節景象似乎都能沖擊脆弱的我。把自然當做異象,把杯弓當做蛇影,這個時候的我就猶如草叢中的兔子,風一吹,就四處亂跑,方寸已亂,但不是春天里桃之夭夭的意亂情迷。 

        安靜,是在詩歌里提到的歌曲《大魚》開始的,承載了人類的靈魂的那條小魚,她能長大嗎?而此刻,一切和歌曲和電影的故事都沒有關系了。歌曲、茶只是一道布景和激活的按鈕,讓作者進入另一種狀態,在這種靜謐的無意識狀態下,生活的真實過程和思維過程瞬間升格為詩歌。在《與白雪撕咬的杜鵑》里,詩人只是把這個過程記錄下來,沒有修辭、沒有渲染,她只是近乎自言自語著敘述生活的細節,而落筆處詩境叢生,詩意悲憫。
       
        杜鵑花上的雪,應該是美麗的景致,即便是在倒春寒的季節里,無論如何也不會用到“撕咬”二字,我想正是這兩個字暴露了詩人無意識下面的冰山,時情下蔓延的瘟疫給每個人的呼吸都設立了一個障礙,不去想他,但呼吸已不在順暢,江山景致已不在迷人,“歡游的蝌蚪們,能去往哪里呢”?
       
        有意思的是,尤成群在這首詩歌里有一個“回”和“答”的小節,這種對話體的嵌入使詩歌更加生動,生活的現場感更加真切,這種寫法《詩經》里有、唐詩宋詞里也有,比如《齊風·雞鳴》,比如辛棄疾的“以手推松曰:“去!”
       
        窗外的風敲打著玻璃,我在讀詩,我在努力地沉浸在一個詩人的詩歌中。此刻詩歌不是一大堆篝火,而是一支支火把,詩人們舉著火把,在各自的山林里,獨行踽踽。
       
      2020年3月28日晚
      簡介
      長安瘦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遼寧撫順,現居西安。有詩歌和詩歌評論在文學刊物發表,中詩網第四屆簽約作家,著有詩集《你的影子》。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