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瘦馬讀詩】尚飛鵬、冷瞳的詩

      作者:長安瘦馬 | 來源:中詩網 | 2019-04-22 | 閱讀: 次    

        導讀:長安瘦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遼寧撫順,詩歌愛好者,現居西安。中詩網第四屆簽約作家,著有詩集《你的影子》。

       
      尚飛鵬的詩
       
      詩人簡介:尚飛鵬,籍貫陜西綏德。中國作協會員,陜西省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先后就讀于西安音樂學院小提琴專業,榆林學院中文系。有音樂、詩歌、文論等作品發表。出版有詩集《情王》《情后》《舞者》《膜拜大地》《藍調》《雙乳》,文論集《說話》,歌曲集《音樂思維》,專著《陜西歌劇史》等。詩集《情王》榮獲陜西省第八屆文學獎。擔任八集紀錄片《路遙》撰稿人,并榮獲“第七屆中國紀錄片國際選片會”十大紀錄片獎。
       

       
      流浪去吧
       
      流浪去吧
      流浪會讓你變成一匹野馬
      或者更野的野馬也有可能
      被拋棄的人啊
      今夜你在哪里安睡
       
      流浪去吧
      誰知道你的傷痛是輕是重
      誰知道你的淚水是苦是甜
      誰知道明天的太陽是高是低
      誰知道春天是為誰準備的嫁妝
       
      流浪去吧
      如果我們是同病相憐的人
      能在一起相互支撐
      即使天崩地裂也能度過難關
      在同一片天空下數星星
       
      流浪去吧
      即使是一只流浪貓在公園的草叢里竄來竄去
      即使過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也可以想起那些沒人認領的野狗
       
      長安瘦馬:
       
      時下,詩歌戰斗性似乎相對薄弱了一些,揭露批判不是變得陰陽怪氣就是潑婦罵街,甚者更像漢奸的嘴臉或是“文革”闖將。
       
      詩人,應該是時代洪流中的先覺先行者,他清醒如永恒的星,和時代對立甚至超于時代,他批判、他揭露、他客觀的呈現時代的影像。詩人不僅看到了事物的表象,更是通過表象看到了更深處的內核,悲天憫人,所以詩人痛苦,即便是歡快也是帶著詩人憂郁的歡快,這便是詩人獨有的悲劇意識和氣質。
       
      真正的詩人,他的批判不管是多么的義憤填膺,他也是充滿了熱愛,熱愛腳下的土地和土地上的生民。杜甫曾說:“朱門狗肉臭,路有凍死骨”,但是杜甫還說:“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詩人希望一切美好,盡管有時天真如孩童。
       
      尚飛鵬的詩,風格多樣。早期他激情四射,謳歌沉醉于音樂和文字帶來的盛宴,近來我發現他的詩更多趨向于冷峻、更多的關注于現實。他不是在為自己吶喊,而是從歷史的角度、從社會的角度,在為正義和時代吶喊,這種吶喊不是陰陽怪氣欲言又止,而是無畏的沖鋒號角,光明正大的揮手呵斥,詩人的責任和道義良心力透紙背、躍然屏間。
       
      這首《流浪去吧》顯然更多的是反諷,在信仰和道德缺失的時代,詩人唐吉坷德般的戰斗,他的筆便是他的利劍,現實成了他的風車,他沖鋒著,他刺痛時代,他刺痛時代下麻木和麻木不仁的行走者。“流浪去吧/即使是一只流浪貓在公園的草叢里竄來竄去/即使過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也可以想起那些沒人認領的野狗”。
       
      無奈、抗爭、忍受、阿Q式的自我安慰總比同流合污的好,詩人說“流浪去吧/如果我們是同病相憐的人/能在一起相互支撐/即使天崩地裂也能度過難關/在同一片天空下數星星”。
       
      至此,我看見一顆痛苦的詩心,他的廝殺是微弱的風,甚至吹不動一棵小草,更可能使自己遍體鱗傷,但這正是一個詩人的責任和擔當。唐吉坷德般的戰斗、哈姆雷特般的思辨,尚飛鵬老師在痛苦中掙扎,他的詩一首首匕首一樣擲向灰色的天空。
       
      許是西安城里寫詩的,我知道的就我們兩個姓尚,從一家子的血脈里,我對尚飛鵬老師敬佩之余,更多了一層心疼。
      2018/11/11
       
      冷瞳的詩
       
      詩人簡介:冷瞳,本名楊阿龍,漢,1995年生于寧夏海原。寧夏作家協會會員。詩歌、散文見諸報章雜志。
       

       
      醒來
       
      鳥兒飛回來了,在懸鈴木樹上,
      兀自整理受傷的羽毛;
       
      烈士墓園里:
      日光迷蒙。一個年輕的女子擁吻萎縮
      蒙塵的枝條——那些
      死的沉默!
       
      緊接著,那枚附有彈性,蓄足了水份的吻
      沿著開裂的樹干盤踞而上……
       
      之后,一副埋在樹下的男性軀體,
      在天青色的雨幕中
      張開血孔、獲取骨骼。
       
      長安瘦馬:
       
      “冷瞳”字面上的意義就是冰冷的瞳仁嗎?那么他看見的世界和流出的淚水也應該是冰冷的;“冷瞳”是懸疑抑或驚悚的嗎?那么這畫面的色彩就應該具有了魔幻和荒誕的基調。冷瞳,是一個詩人的名字,遭遇冷瞳,遭遇了冷瞳詩歌里的色彩,夜的玄凝便給潑撒上了一碗鵝黃,把尋常變成經典,把枯木變成樓船,把語言擰成一股異質的美。
       
      日光斑駁。/雕花木門旋轉著,/新鮮的松脂味沿著墻角徐徐飄升。//這緩慢的,/凝滿舊時光的物件著實令人振奮!//它使我相信,一個黑瘦的女人在無意間撿起一把瓷質湯匙,/盛放一點點清水, /就能豐潤癟陷的乳房;//使我堅信,隨便哪一塊拉磨了數月的古玉//被一個體弱多病的女童佩戴/就會成為一位善良敦厚的母親。---《古藝
       
      “冷瞳”其實不冷,只不過有時候瞳仁探測出去的光反射回來影像本身就是荒誕的,只要詩人滴上一滴自己的血就能復活出一首寓意深刻的詩歌,就像這幾天瘋傳的那張黑洞的照片,詩歌的魔力不是釋放,而是吸收,你讀后,身心隨之震顫感應,就把你吸收到詩歌里面了。比如這《古藝》,看不出打磨卻是精心制作,舊時光的溫潤足以振奮一個90后青年詩人的情懷,面對現實迎接未來同時又返回古樸,這讓冷瞳這個名字看上去又不太冷。
       
      然而《醒來》好虛幻好沉重,他讓我讀到了一種真實,一種心底深處不可名狀痛和癢,似乎有許多話要說,然而我卻說不清楚或者說來話長。詩人把詩歌制作成一張張卡片,每張卡片獨立在你面前就是一幅帶有魔幻、甚至詭異氣質的圖畫,他們連在一起就是一個故事,一個轟轟烈烈的故事,而故事的情節全部隱藏了起來,使詩歌具有了神秘的色彩,吸收你發動一切想象和認知去閱讀。
       
      功力強大的詩人在詩歌里都擅長埋線隱藏,他剪輯出的章節只是詩歌外在的衣裳。冷瞳便是這樣一位技藝高超的裁剪師,他獨特的視角和語言表達給現代詩歌注入了清冽的泉水,這只一汪,便透徹人心!
       
      2019/4/11
       
       
      簡介
      長安瘦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遼寧撫順,現居西安。有詩歌和詩歌評論在文學刊物發表,中詩網第四屆簽約作家,著有詩集《你的影子》。
      責任編輯: 村夫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