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瘦馬讀詩】谷未黃、李不嫁的詩

      作者:長安瘦馬 | 來源:中詩網 | 2020-04-30 | 閱讀: 次    

        導讀:長安瘦馬經典詩歌解讀。

      谷未黃,原名胡盛瑞,祖籍江西九江,1959年12月26日生于湖北省漢陽縣侏儒山。曾供職長江日報社,谷未黃書院執行院長,第四屆武漢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作品散見于《詩刊》《人民文學》《中國作家》《青年文學》《青年作家》《詩歌月刊》《星星》《草堂》《詩選刊》等報刊。已在美國、新加坡、菲律賓、委內瑞拉,大陸以及港澳臺地區表發表作品2000余篇。已出版詩集《初潮》《谷未黃鄉村詩選》《谷未黃通俗詩選》《偷來的天堂》《月亮遺址》《與螞蟻談心》;散文集《一只老鼠的談話》《哪里是故鄉》。


      我的原罪是這樣的
       
       
      在以馬忤斯的路上,復活的耶穌來到他的門徒
      中間,與他們同行,但有意思的是
      門徒太注意自己的失望和悲痛
      沒有認出耶穌就在身邊
      他們沒有側重表達個人經驗與內在經驗
      沒有側重表達人與人的關系
      在荒誕的視野里,一個落單的人向下超越
      他們認定善發生在復數的人群中
      塵世的關系落實到人身上,依舊是
      具體的,是一個人和另一個人的命運
      如果我發現馬廄里的孩子,撫養他,會是怎樣的
      如果把我的孩子放在馬廄里,會是怎樣的
      “那個拾荒者說,凡是像人的東西
      我都不要”
       
      2019年12月24日夜7時·漢口依云苑
       
      注:引句出自拉薩。

      長安瘦馬:
       
        如果說人類一思考上帝就發笑,那么詩人一思考上帝就會悲啼。詩人在詩歌里救贖,敢于挖掘人性里灰暗的部分,甚至敢于撕開自己內心深處灰暗的部分,讓灰暗裸露在陽光下,即便不能改變灰暗的底色,至少也會進行一點點光合作用,讓這世界和我們的心,看起來不是那么“惡”。
        為了欲望我們赴湯蹈火,我們前仆后繼,把自己的靈魂抵押給魔鬼,有人說:我生前當及時享樂,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利己?還是利他?人性的脆弱還真不敢去考驗。而總有智勇者去盜取火種,這火種蔓延開來,即便不能普度眾生,最起碼能度自己。人世間,一場真實也好、一場虛幻也罷,演繹著蕓蕓眾生的一枕黃粱,歷盡滄海,總免不了感嘆一句:你真美呀,請停留一下!這人世間便有了千千萬萬個浮士德。
         《我的原罪是這樣的》這首詩,觸及的人性的層面似乎沒有“惡”的成分,而這大眾心里的淺表性的觸及更具有代表性,那就是虔誠面具下的麻木、冷漠和自私。整首詩更像一部活劇的解說詞,以馬忤斯路上耶穌和兩個門徒的故事,在谷未黃這里賦予了新的內容和寓意,一邊在死亡,一邊在復活,“善”是別人的事,利己和才是自己真正的大事。
         谷未黃的詩總是帶著人類自我救贖的覺醒意識,他常在生活的遇見中揭示人性里罪惡的部分,他這類詩歌寫作不是碎片化零散的無意識寫作,而是系統性、方向性明確的系列寫作,思考使他站在哲學的高度審視這個世界,這就使他的詩歌充滿哲理和警示。但詩人不是哲學家,詩人的責任也不是救世主,詩人只是通過他特殊的感官去反映這個世界,未雨綢繆或者干脆直接揭開世界的蓋頭。莊嚴而詼諧、深邃而淺顯,這便讓谷未黃的詩歌充滿了魅力,就拿《我的原罪是這樣的》這首詩來說,圣誕節這天,谷未黃舊瓶裝新酒,一個故事別樣演繹,兩個門徒的內心活動和嘴臉多像我們自己。
         詩歌的閱讀與理解是斑斕的,交流中我甚至發現與作者不同的理解,比如“那個拾荒者說,凡是像人的東西/我都不要”。我的理解這是本詩的詩眼,抨擊了人性的惡,而這個“拾荒者”的具象我的理解卻和作者的初衷不同,恰好這句引自詩人拉薩,而我一連幾天糾結在這首詩里,如此,一首詩完成了三個人的互動,撫心問世界,一詩迷三人,這便是詩歌的魅力和樂趣吧。
          2020/1/3

      李不嫁:男性公民,六零后湘人,因其詩作的特立獨行而被稱為湖南的老詩骨。詩集《我們的父輩是這樣做愛的》2018年由澳大利亞先驅出版社出版,并獲首屆博鰲國際詩歌獎年度詩集獎。


      從天葬臺歸來
       
      云朵像棉花糖
      更像蓬松的肉松
      我忽然有了饕餮的沖動
      像我這么瘦,消耗了五十年的口糧
      卻不長一兩贅肉的漢人
      應該增肥了!
      我應該飽食終日,還得有所信仰
      否則喂不飽一只禿鷲
      這些天外的神鳥,正餓得發慌,對活人,也虎視眈眈
       
                        2019年12月18日

      長安瘦馬:
       
        憤怒與悲哀、絕望與欣喜、熱愛與嫌棄,這生的艱辛從嬰兒呱呱墜地的那一聲啼哭開始,就好像參透了降臨的這個世界。果然,而后的成長和歷練,我們記住了這啼哭的樂譜,我們不斷地在樂譜中填上幸福和苦難的詩句,我們含淚歌唱著,直至終老。
        思索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可是在詩歌和詩人的層面上沒有了獨立的思索,詩歌也就沒有了靈魂,詩人也就沒有了靈魂。在太平盛世里揭開苦厄罪孽的蓋頭,在紛亂饑寒的景象中綻放希望的花朵,詩人與世界的對立,是內心的統一,詩人的表述甚至和面前的這個世界無關,因為一個博大的詩人,他的視角和落點是在一個大的維度里,可以是一瞬,也可以是幾千年。
        李不嫁的這首《從天臺山歸來》,他就這么輕描淡寫,就像在高臺上扔下一枚小石子兒,但是卻把大地砸下一個深深的大坑。無奈與調侃或許是對自己不合時宜的嘲諷,而餓的發慌的神鳥,卻是有著真正饕餮動機和行為的實際操作者,詩歌只是舉起了隱喻和象征的花環。
        立春了、雨水了,這個春天被一場瘟疫打碎,每天都有人確診,每天都有生命變成冰冷的死亡數字,這個時候我蜷縮在房子里喝酒吃肉寫詩讀詩,我有一種犯罪感。
        “終于熬出頭了/冰雪消融,樹木漸漸松動/但死亡數字仍在攀升/活著的人已經盡了最大努力/但殯儀車仍像幽靈,從早到晚,穿梭不停/所以不要急于贊美春天/她參與了謀殺,或許我們不知道/她還與死神/達成過某種罪惡的協議:/讓九百九十九朵桃花,由好人轉世;九百九十九個冤魂,開成梨花——《不要急于贊美春天》2020年2月17日
        這讓我想起了杜甫,他是一個體制內有政治追求的詩人,“安史之亂”中他寫出了“劍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的主旋律詩歌,但同時他也寫出了“朱門狗肉臭,路有凍死骨”、“ 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與主旋律不符的詩歌。
        大疫面前,詩歌真的蒼白無力,詩歌只是人類表達情感的一個藝術類型,或許在宇宙世界中人類就是這樣無足輕重,時間會讓我們忘記或者減輕痛苦,風一吹,什么都么有發生。但是此刻,我看見李不嫁的詩歌,一個我認為特立獨行甚至有些狂狷的詩人,他流出了淚水。詩歌以及一切的藝術形式,到達一個層面,所有的技術都會還原,只剩下骨頭和血。
       
        2020年2月23日子夜
      簡介
      長安瘦馬,本名尚立新,1968年出生于遼寧撫順,現居西安。有詩歌和詩歌評論在文學刊物發表,中詩網第四屆簽約作家,著有詩集《你的影子》。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