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東極之夢(組詩)

      作者:葛詩謙 | 來源:中詩網 | 2020-10-15 | 閱讀: 次    

        導讀: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著名報告文學作家、詩人葛詩謙詩歌作品選。

      (新華社記者    蘭紅光攝)

      情動經緯

      北緯40度一一向北、再向北
      東經160度一一向東、再向東
      一位犟脾氣的父親
      一位方圓大臉的父親
      高挽起沾滿風沙,沾滿礫石
      沾滿霜花的肥大褲管
      闊眉張目,吼喝著
      高高地舉起了冬天的寒冷
      高高地舉起了冷冽的天穹

      風動經緯,情動經緯

      雄遒、獷悍、豁達、堅忍
      毫不顧忌地袒露多毛的胸懷
      沒有怯懦,也沒有悵惘
      沒有羞澀,也沒有惶恐
      毫不掩飾地展示激情和騷動
      攥攥拳頭便聽得骨骼山響
      跺跺腳跟便見得冰凝疏松
      壯碩起伏的不僅僅是肌肉呢
      老酒點燃亙古的濃烈和文明

      風動經緯,情動緯緯

      纏綿,不是期冀的結體
      嚴厲鐫刻著驃悍與個性
      紅蓼、蘆葦和車前子
      白楊樹、芨芨草還有紫冰凌
      不都是他基因的傳承嗎?
      如火的青春,挺拔的希望
      搖曳的倩影,跳躍的晶瑩
      將繁衍和延續旺盛的注解
      將復活和再生硬朗的論證

      風動經緯,情動經緯

      而愛,這個美麗的字眼兒
      也往往不只是守護和溫情
      該死亡的,當然要死亡
      該誕生的,畢竟要誕生
      那是蒲公英輕柔嫩美的夢吧?
      跌然的飄泊,怡然的落英
      慨然的萌芽,碩然的憧憬
      撞響銅體鑄范的太陽
      撞響龍掣九攆的黎明

      風動經緯,情動經緯

      于是,虛掩的小木屋
      走出了野馬奔騰的故事
      頸項昂起的火烈黃昏
      旋轉起陶醉萬物的抒情
      呵!那支雙筒老槍呢?
      呵!那柄雙刃獸叉呢?
      滄桑布滿蒼茫的細節
      莽原演繹經典的章回
      憑藉了幾分安謐幾分恬靜

      風動經緯,情動經緯

      向北、向北再向北
      向東、向東再向東
      老父親的額頭已被極光蹭亮
      溝溝壑壑都掖藏在哪了?
      經經緯緯蛻變成滿面褐紅
      盡管深思和凝笑的皺紋
      也客觀地顯現了伸長和放射
      億萬斯年,歲月的編織
      那堪少這為風而動的縱縱橫橫
      詩人商震在蒙古包

      冬臘月抒情

      一曲自由的飛天
      一套清醒的醉劍
      一紙不羈的狂草

      有李白詩蕩飏的浪漫
      有大風歌聳動的雄豪

      那個沉甸甸的季節剛過
      朔風,便定格一串不安的思考
      不安的躁動,不安的啼叫
      掙斷臍帶從母腹走向世界
      誰家紙窗外瀉出新鮮的韻角

      飛天,在這兒并非不甚悠婉
      醉劍,神態踉蹌儼不會跌倒
      狂草,由疾風飽蘸雪花寫就
      冬臘月的北方喲
      雖不是南國工工整整的小楷
      北方的冬臘月喲
      確絕非屬于粗織大線的嚎陶

      少年夢的天真,一筆代過
      青春期的急切,懸墨不躁
      是寒冷的冶煉令性格早熟
      是嚴霜的考驗使生命驕傲
      三只死狼一堆白骨
      一桿染滿血腥折成三截的獵槍
      只能是白胡子爺爺念叨的往事
      冰巖上那簇少女般嫵媚的花兒
      大方的舉了起忠貞不渝的情操

      鷹隼的亮翅怎能斷裂呢?
      狗爬犁畫出了通向春天的符號
      松舉四時翠,梅寒雪染稍
      黑龍江的墨浪暗釀無羈的汛潮
      65°的“北大荒”酒瓶裝火辣
      童話的小鹿大膽畫上虎的線條

      極地的太陽,大朗高懸
      暈狀之炫透過風凌慷慨普照
      一處相思兩地閑愁的哀婉不復
      加額瞻目,眺遠不遠自在胸臆
      昂首擎爵,敢為千年秉賦的主角
      劃天為界的壯氣染紫雙頰
      回迂十八輪,一語動關山
      哦一一屈原屈子屈大夫
      何月何年已來這大野吟哦長嘯

      塞上搖滾的《天問》
      寒地縱橫的《九歌》
      北國馳騁的《離騷》
      謝冕先生在一起

      女性荒原

      南季風從橡膠林從檳榔之冠
      又一次傾瀉而至
      極光之美洞穿凄愴洞穿嚴冬
      黑色龍圖騰幻想
      黑色土植生柔情
      歷史,在掙斷臍帶的嬰啼中創造
      青春,在大荒原的分娩中旋轉使命
      哦,天鵝馱起想象
      仙鶴抖動芳齡
      摩天樓
      從地窩子眼圈兒流出
      呼啦啦撞響太陽的神奇
      高速路
      從羊腸道的彎曲中脫穎
      借飛天的灑脫
      舞起月光搓捻的彩虹

      高梁呵玉米呵大豆呵
      一夜間拔節出沉甸甸的冥想
      膨脹所有的糧倉
      膨脹所有的瞳孔
      紅蓼如芙蓉出水,襯托
      葦蕩似驚濤澎湃,合聲
      呵!雄峙的鉆天塔
      峻朗的瞭望哨
      深沉的采金船
      在朋友圈的呼喚中返季舞蹈
      上傳,粘貼、分享
      東極明珠稍一抖身便成為了網紅

      大甸子被時尚稱為了濕地
      車前子因陽臺們的托舉
      而不再是被放肆碾壓和踩踏
      粉紅色紗巾的的流蘇
      被看不見飄逸的網絡舞蹈
      搬入街衢的野地被條椅煽情
      高跟鞋敲響了誰的脈穴
      線條兒的姓別被風修飾著
      起伏之美,突凸之美
      撩拔起時間的不奈和沖動
      哦,荒原是女性的一一
      喜愛風流也喜愛新穎
      喜愛忠貞更喜愛誕生

      站起來,你便是一棵白樺樹
      俯下身,你便是稻花香沁水映橙
      你的秀發披肩呢?
      你的亮眸如水呢?
      一潭清沏,幾多期許
      浣然峰巒的神秘和胴體的潔凈
      執纖手,兩相擁
      誰說白天不知夜的黑?
      西施笑飛燕,戲說千年瘦
      一瞥驚鴻,輕揚長發
      激燃了多少遐寐的星星
      造型,把美的程序交給歷史
      造型,把圣潔和嫵媚交給永恒
      嗬!荒原真是女性的一一
      妝容靚影,笑撫來風
      眷依款款,獨醉情種
      和詩壇泰斗謝冕,吳思敬,林莽在賀蘭山

      龍虎東極

      山,以虎的雄姿驁居
      鋼為骨石為肌仰天長嘯
      任鷹隼想象任意欲奔逐
      水,以龍的威儀盤虬
      柔為本浪為魂掣界長歌
      任雷電劈斬任砂礫沉浮
      風,可為驍勇作解
      云,可為駿逸寫注
      野史一展五千年擘天攬月
      滿目狂飚
      ……滿目凜然
      …………滿目驚觸

      原始林春秋變幻的層次和色澤
      染就了東北虎斑斕的脊背
      三色水冬夏洶涌的回環和憧憬
      浸潤成東方龍獨具的韌度
      是的,不是神話也并非傳說
      鐵欄柵不住一一虎不可欺
      刀斧斬不斷一一龍不可辱
      龍之姿虎之儀亦凜凜之氣的東極
      大膽哺育起如龍似虎的荒原族

      黑瞎島的彎針刺繡出大膽的想象
      佳木斯的瞳孔印證了最圓的日出
      墾荒、墾荒、墾荒
      以虎的雄姿宣言接收
      種植、種植、種植
      以龍的威儀正義占領
      讓虎之魂龍之魄的黑土地
      放射出扇形舒朗的思維
      讓虎之骨龍之氣的大平原
      勁展出無邊的安祥和福祿
      龍虎東極,壯碩呈七色
      無霾之央,生態香五谷

      嗬可!荷可!虎之故鄉龍之故鄉
      何許蔓生半寸紛雜半寸荒蕪

      第18屆華文青年詩人獎的評委和獲獎者

      薩滿舞·赫哲

      選這良辰喲。擇這吉日喲
      古歷三月三。農歷九月九

      手鼓敲圓日食之輪
      呼號唱醒蟄伏的山崗
      巫之讖語為風流迷散
      憂患和迷離被圣光鍍亮
      來嗷!都戴上八叉鹿角神帽
      來嗷來嗷!都晃動腰鈴呀腳鈴呀叮當作響
      歃血不死的是祖先勃郁之靈
      一朵朵圣克烈是梵音也是怒放

      香煙彌漫。煙香蔓延

      不再祭奠山神不再奠祭樹神
      不再祭奠河神不再奠祭水神
      鹿之血罕之血虎之血
      飲壯的原本便是赫哲人自己的形象
      挽起粗壯的臂,嗬可嗬可
      靠靠敦厚的肩,嗬可嗬可
      狂縱之跳
      蕩飏之轉
      踏七色祥云
      擻輕紗嵐幔
      闊沿兒的粗瓷大碗舉起來
      闊沿兒的樺皮酒卣舉起來
      虔切而盡情地旋舞喲
      灑一天旖旎灑一天瀲滟灑一天輝煌


      松明火把陪著轉
      星星月亮陪著轉
      所有的男男女女圍著托洛



      旋轉自己也旋轉激動的天體
      旋轉自己也旋轉福祿和吉祥
      攢動的神帽隨脈向炫動
      震天價的腰鈴蕩氣回腸
      選這良辰喲。擇這吉日喲
      古歷三月三。農歷九月九
      手鼓敲圓日食之輪
      呼號唱醒蟄伏的山崗

      部落的瞑想旋耀族人的悍夢
      卜彖的粗線再也縫不住光芒

      和吳思敬先生一起

      烏蘇鎮

      亦弓,亦弦
      在天闕之巔

      大膽讓視線沿榛叢和樺樹尖兒
      直瀉吧
      射線的盡頭,東極
      便是那個剛剛分娩十月
      分娩腥紅
      分娩了鮭魚的小鎮

      小鎮乖張
      最先搖醒中國的太陽
      小鎮純美
      最先獲得早晨的信任
      小鎮風淳氣典
      盡管尚不讀過詩與遠方
      卻在如此的意境中
      悠雅了斯年

      一鼎血酒是故事最初的源頭
      一戶人家是傳說至始的話題
      和連續的如今
      水呈三色,融而不浸
      浪分寸尺,互無鯨吞
      是回流還是奔涌?
      四季都穿行著不腐的聲音

      酒歌,隨時都懸掛在帆上
      欲望,隨地便晾曬在灘上
      漁叉是幌不歪的精準
      鐵錨是撼不動的謹慎
      有一只大鷹飛成小鎮驚嘆的標點
      雁來雁去,詩也詞也
      了無孤獨,半無荒寂
      人字的象形從高處抖落季節的長韻

      永不沉溺,小鎮是漂浮的星
      不倦不眠,小鎮是界碑的魂
      沒有天遠不著只桅的悲切
      五星的紅旗上定位著守護和責任
      盡管偶爾有風把一床被角吹卷
      整個小鎮便可能噴嚏或感冒
      卻很難糾結小鎮慰貼的心理
      盡管潮濕之霧尚存幾分詭譎
      卻很難遮掩小鎮機警的眼神兒
      云來是幾抹笑
      雨落是分粒兒的春

      你眺望小鎮
      小鎮也在眺望你


      古城:瓦里霍吞

      那面遮風而入的墻
      依在。盡管
      為歲月之悠而多發斷裂
      肯定還活著某根不死的神經
      可惜那城。那城
      連影子都給陽光忘卻了
      僅有的幾縷感嘆
      幾縷感嘆
      也做了游云
      也做了流風

      沃壤葳蕤著好多谷物
      怕是千年的沸血未凝
      那一群一群又一群的人呢
      亦不知夢中還有否恪殺
      有否撕混,有否掙扎
      反正都已長久的睡入了地層
      或許,有好多遺文舊物
      但均為考古學家們挖走了
      聽說,有好多撐云托霧的樹
      但均給不問粗細的盜伐者殺生

      護城河不河了
      被現實翻曬、翻曬著
      擠不出眼淚也尋不出晶瑩
      難道真有魚印在深處
      印在深處
      張歷史的耳朵
      聽今天的動靜

      曾經成了曾經
      已經成了已經
      在線裝書里免強搬出半截磚塊
      壓在卷角兒
      不過瓦里霍吞始終還是沒能找到
      盡管有兩頭雄獅在夢里吼著
      扯著我的幻寐,拽著我的朦朧
      盡管幾回回從京師回家尋找
      嘆只嘆
      現實的鐘鼓終末能
      將過往喚醒

      一堵墻
      一座城
      一道影
      一抹云
      一縷風
       
      和18屆華文青年詩人獎組委會委員,青年企業家劉月強一起

      黑色龍種

        以一個詩人的名義
        致敬!我愛的黑龍江
        以赤子的情懷傾訴衷腸
        人離得很遠的時候
        心
        往往貼得很近很近
          ——題記

      方方正正的文字們,也許
      無法以其自有靈性考證
      變遷。一種雄闊無羈的開始
      變遷。一種奔突強悍的誕生
      變遷。一種夢幻掣天的寫意
      變遷。一種力量逆行的證明
      創世之雷一聲渲恢的巨嘯
      光弧之劍野欲劈斬
      思想之光閃送霜塞
      哦,荒原之澤
      哦,冷凝之疆
      霍然閃示出浩浩3101公里長塹

      以桀驁之風沖破淤沉的詭譎
      以雄驍之度甩卻原始的夢幻
      以捭闔之力摒棄僵化的枷鎖
      以擘天之功根剔陰翳的糾纏

      飲殘淡星月,吐噴薄朝陽
      圖騰,黑色龍種
      圖騰!夢魂無羈的黑龍江
      沿著傳說的第一個情節狂號而來
      憂歡都是大氣,委曲也作陽剛

      哪里有春天的少女哪里是神往
      鬼孤的誘惑豈能紊亂了走向
      龍父的虬須可以刺穿巫咒呢
      哪里有溫暖的云朵哪里是故鄉

      無羈,且有規律
      奔波,絕非流浪
      微笑的漪漣總是千迴百轉
      面對母性的峰乳,不肯辜負
      伴時歲織結的信念
      插植出眉清目秀的白楊
      土豆呵大蒜阿豆角呵
      高梁呵大豆呵玉米呵
      以主人的名義葳蕤衍生
      以飽滿的名義成熟琳瑯
      圖騰,成季節的防線
      圖騰,分娩出諸多福祿和吉祥
      讓熊精們聞而破膽
      令狼王們望而沮喪
      把諸多的金礦贈賜給拓者
      讓諸多的油脈分泌出期望
      把諸多的碳匯送給大小興安
      讓諸多的烏金散發奉獻的新芒

      一叢叢徘紅的罌粟
      矯情的發表著心之笑靨
      一串串幽藍的都柿
      癡情的反射著天之晶朗
      一簇簇恬淡的勿忘我
      忘情的捧撫著夢之懷想
      脈血回游,北極晝天
      神思縱橫,東極大象
      春戀勃起,半無覬覦和貪婪
      欲望乖張,何在兮而不爾
      四月,冰排跑
      五月,水撩香
      六月醉聞西皮
      七月喜看麥浪
      八月,高梁醉
      九月,金稻黃……

      欲望,因歃飲虎血而生
      追求,因剁尾之巨痛而愈飽漲
      取鱗之辱奪掠之辱
      反來增殖出雄遒的膂力
      猙獰何懼,何懼猙獰
      陰翳遮不住黑色的眼睛
      每片鱗浪都深攜一枚小巧的太陽
      嗬!龍
      永遠屬于龍種繁衍的中國
      黑色龍種
      圖騰宣言著北方激越千載的意象
      神諭不了的是一個部族
      誥命不死的是個性給養的興旺
      驚墊,讓宣言變成春天
      或舒于雪
      或騰于霧
      或飲于淵
      或擘于云
      縱橫都可謂之大勢的依傍
      暗涌三月,夢醒愛
      天闕長歌,風正罡

      把聲音和呼喚,交給浩遠
      盤虬之后必然是無畏伸長
      意志,并非都要生出膀來
      不憑借雙翅,也遇海能翔

      就是龍
      任由變幻也絕不堪蛻變
      蛻變成葉蟲的寄生和熙攘
      蛻變成怯懦的退縮和沮喪
      將星月和露珠一同嵌入軀體
      將夢想和未來一同揉入目光
      不求點綴,何求奢望
      舞之是為和諧
      蹈之是為力量
      哪怕就是一個眼神輕輕放飛
      也能灼燃七星北勺
      假若有淚在眼圈流出一顆
      一顆
      僅僅是一顆
      也足以彭湃季節,飽潤三江

      肩胛,托起盛開鮮花的冬天
      讓雪兒完成晶瑩純粹的遐想
      肅殺、單調和刻板
      統統在一個噴嚏里消屑卻影
      呵護正義,捍衛伸長
      絕不允許惡劣挑釁民義和良心
      絕不允許肆虐將潔白弄傷
      酥胸萬里,懷柔情
      讓沒有雪蓮光顧的雪線
      讓沒有臘梅裝點的雪線
      用脈動的曲線頑強的托舉
      托舉冰凌花的嫵媚與滾燙

      亮澤的不僅僅是一方風景
      起伏,成為綿延的蒼翠和歌唱
      舉起來的手臂,叫森林
      亮出來的大膽,叫寶藏
      狂草或楷書的不僅僅是一種符號
      于虛幻中求取一種真實
      將錯位的肌腱復原
      讓關節的機能復興
      所有的基因都遺傳壯碩
      所有的寄托都樸素真摯
      脊背上每天都能躍起
      每天,每天
      每天,都能躍起第一縷陽光
      東方中國的第一縷陽光

      202O年3月20日夜于京

      和《詩探索》社長,人天圖書有限公司董事長鄒進在內蒙古
      簡介
      葛詩謙,當代著名詩人,作家。1962年生于黑龍江省佳木斯市。中共黨員,軍人出身。曾任國家外文局《中國文學》副主編、中共中央黨校《中國市場經濟報》副社長兼副總編輯。中國扶貧協會副會長等多職。在國內外發表作品800多萬字,并有數十篇選入《新華文摘》、《中國詩人成名作選》等選集。長詩《中國,是自豪的東道主》榮獲由中共中央宣傳部、亞運會組委會、人民日報社、中央電視臺等管理部門、文學組織、新聞單位聯合舉辦的“亞運會優秀文藝作品”大獎賽最高獎。由其策劃、編劇的四幕話劇《少年鄧小平的故事》1998年6月進中南海演出,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高度贊揚,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近年,除正常編務和文學創作外,提出并建構“兩前”文學理論,并成為我國“兩前”文學的實踐者。 現任:《人民日報 民生周刊》首席作家;國商聯盟(北京)經濟學研究院執行院長;中國企業商會聯盟法律專業委員會主任。
      責任編輯: 西江月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802012801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