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你在我的生命中突然出現(組詩二十首)

      作者:艾子 | 來源:中詩網 | 2020-10-23 | 閱讀: 次    

        導讀: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海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海南大學兼職教授、著名詩人艾子新作快遞。已出版個人作品集《尋找性別的女人》《異性村莊》《靜水深流》《向后飛翔》《詩意與詩人的不確定關系》。作品被譯成英、法、德、韓、土爾其語等多種文字。曾獲世界華文詩歌優秀獎、2019兩岸詩會桂冠詩人獎、海南文學雙年獎、第三屆博鰲國際詩歌獎等獎項。

      阿華說我是一個正常的男人
       
      說這句話的時候阿華并不知道
      性別對于你已不重要
      你在一首關于阿華的詩里
      一會兒是朋友
      一會兒是母親
      一會兒是與阿華風牛馬不相及的職業女性
      或家庭婦女
      更多的時候你只是一個煙鬼酒鬼
      在酒醉的夜晚想起舒婷著名的兩句詩——
      "與其在懸崖上展覽千年
      不如在愛人的肩上痛哭一晚"
       
      在阿華的肩膀上哭一哭
      便成了一個酒鬼所有的愿望
       
       
      只能在心里想一想的阿華
       
      阿華象古龍小說里的某種植物
      聞到它的氣味就會受傷
      近了你會死于非命
      所以你只能在
      快樂的時候想一想
      流淚的時候想一想
      酒后吐真言的時候
                想一想
      在每一天短暫的時光里
      阿華這棵有毒植物
      就這樣悄無聲息地
      貫穿一個女人的生活
       
       
      你過得好不好
       
      無所謂好,無所謂不好
      首先是母親
      是兒媳
      是妻子
      是老板的下屬
      "責任"這個鋼鐵詞匯
      隨便充當哪一個句子的賓語
      都足以把你壓彎
      被壓彎了腰的
      才是女人自己
       
      阿華肯定想不到
      一句簡單的問候
      就問到一個女人最深的心事去了
      無所謂好,無所謂不好
      一句無足輕重的回答
      便埋葬了一個女人
      由命運擅自杜撰的真相
       
       
      買簿荷糖和吃簿荷糖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
       
      順手買一包簿荷糖
      成了習慣
      因為阿華有慢性、或急性咽喉炎
      因為長期喝酒抽煙
      因為阿華總是感冒
      因為感冒中的阿華
      仍然抽煙喝酒
       
      而簿荷糖買了又丟
      丟了又買
      六塊錢一包的
      金嗓子喉寶
      總是在買了之后  才想起
      買簿荷糖
      和吃簿荷糖
      其實沒有什么必然的聯系
       
       
      你在我的生命中突然出現
                             
      毫無緣由
      未曾感知
      你突然就出現
      在我生命的路口
      命運尚未開口說話
      我就知道你是誰,你是誰
      夕陽格外瑰麗,在初秋的風里
      我一眼就認出了 你
      毫不含蓄的眼神
      辛辣的目光
      粗糙的生命力,攜帶我深夜的詩歌
      在路燈下私奔
      命運肯定感知到我的幸福
          和幸福的眩暈
      你猝然的出現
      肯定早有來歷
      你在我某個鮮為人知的部位里
      已經長成了早熟的  你現在的樣子
      我熟知你的品質和脾性  謹記你
      濃烈的體香
          和一年四季疏于換洗的衣物
      而你的出現
      仍然令我措手不及
      象一道強烈的白光
      照射溫室里的花草
      我閉上眼睛
      用心靈感知你的再現
      感知
      私奔夜路的漫長  凜冽的秋風里
      特快列車行走有力,剛強的節律
      穿越命運的預言
      沿途的玫瑰競相開放
      濃烈的芳香
      醞釀了凌晨三點鐘
      一首必然出現的詩歌
      一個由臆想撰供的
      必然的情節
       
       
      這時候的女人智商最低
       
      陰雨連綿,獨居的夜晚
      像潮濕的心情
      最易滋生愛情毒素
      大門不出
      添衣保暖
      借助熨斗及吹風機  人為地
      去除潮氣
      保持陽光的品性和容貌
      忙碌的身影
      象一個會居家過日子的新主婦
      不談外遇
      拒絕流浪
      守住一堆舊詞語
      企圖在一首詩里推陳出新
      直到子夜1點45分在一本書里看到:
      "愛情中的女人智商最低",才想起
      如果潮濕跟天氣有關
      那么居家的女人
      肯定跟一個叫阿華的男人有關
       
       
      不會有第二個女人給阿華寫詩
       
      小謝說阿華活到一百歲或者一百二十歲
      絕不會再碰到一個女人為他寫詩
      所以我在凌晨2點15分
      仍在寫一首關于阿華二十歲的詩歌
      我不是第一個
      也不是最后一個
      其實對于阿華我連一個女人都不是
      更不是詩人
      而我依然用語言
      和富足的溫情
      建造一座空中樓閣
      在詩里種草
      在E里養貓
      在Q里曲徑通幽
      我要讓精神食糧把阿華的糧倉堆滿
      讓阿華不再需要第二個女人的詩歌
      讓阿華只要看見詩歌,便想起一個
      深夜為他寫詩的女人
       
       
      一個絕無僅有的電話
       
      絕無僅有的
      一個短暫的電話
      使深夜驚醒
      使雨夜芬芳
      使貓一夜無眠
      使七級臺風翻開了全新的日子和謎一樣的命運
       
      往后的日子全是等待
       
      白色的電話機象一道咒語
      幽幽地發著神秘的光
      鈴聲響的時候讓你神經失常
      不響的時候讓你牽腸掛肚
      你拒絕了所有的約會和工作
      坐在電話機傍
      想起——
       
      往后的日子全是等待
       
      等待的日子多沉呵
      沉得象一道白色的咒語壓在心上
      等待的日子多長呵
      長得一夜無眠間全白了頭發
      夏天就這么等過去了
      秋天也熬過來了
      在新冷空氣再度襲來的臺風之夜
      還要等多久
      還將熬多久
       
      往后的日子啊全是等待……
       
       
      光著腳去接一個生命中的電話
       
      每一個電話都心跳加速一次
      每一聲鈴聲都神經錯亂一次
      從夏季到冬天
      就是手也該磨出繭子了
      心,卻為什么還這么柔軟
      無數次失望
      又無數次希望
      你習慣了不放過每一個來電
      從夢中起來接
      光著腳去接
      從Good night到Morning
      上帝一覺醒來
      仍然看到你守在生命的邊緣地帶
      等待一個沉默的電話  和
      一段宿命的愛情
      3個小時而已,不算什么
      3個季節而已,不算什么
      那么就等3年吧
      就等30年吧
      而30年后
      地面的涼氣
      肯定把光著腳的愛情凍成了冰雕
       
       
      空心歲月
       
      再也不用去窮盡那些漢字的內涵了
      你甚至記下它們的每一個眼神
      和它們細小的矛盾
      它們是一群黑色的蝴蝶
      馱著沉重的美麗
      在無眠的夢里棲息
      混亂的黑色昆蟲     
      履蓋了一段獨身歲月
      獨自行走的夜路滋生著初冬的寒風
      它們是地獲
      你不想進去而身在途中
      它們是天堂
      你在途中而又無法抵達
      整個跋涉的過程
      夜真黑呵
      黑夜連著一片又一片
      你手里緊緊抓著他送你的打火機
      ----這唯一的火種
      你肯定它能點燃你的生命
      而一陣山風吹過來
        它滅了
          又一陣山風吹過來
            又滅了
      鋪天蓋地的黑暗
      昆蟲黑夜一樣的翅膀
      就這么履蓋了一個女人
      一段美好的年華
      和流水一樣
      清澈的光陰
      生命的纖維絲毫畢現
      而偏偏你缺乏遺忘的能力
      面對一段空心歲月  偏偏
      你的智力等于零
       
      (訣后訣:零,或者句號,或者空心,或者畫地為牢,
        或者被囚禁----都集中經歷了一段真實的人生。)
       
       
      命運的導向
       
      在眾多虛構的語言中
      我終于找到你的名字
      與幸福同義
      與玫瑰同音
      與刻骨銘心的血液一起
      滲透我的生命
      我不再懼怕黃昏
      不再讓沉默
      回避珍藏的愿望
      十月的風
      運去了積壓多年的廢墟
      盲目的形容詞聚在一起
      滋養熱情  翅羽豐滿
      劃過精神的空屋
      帶我做致命的飛翔
      我難于接納
      又夜夜入夢的弗里西西的旅程
      帶著永恒的私人話語
      暴露我完整的秘密
      惟獨,惟獨不能依賴你的靈魂
      它們缺乏交融
      時間單方面地回應一首關于幸福的
      敏銳的詩歌
      當詞語散盡
      當十月的豐收結束一個秋天
      命運是否依然引領我
      一個迷途中的女人
      遠遠望見幸福受傷的容顏
       
       
      去赴一次生命的約會
       
      你無法理解我的美麗
      為了這次約會
      我將花費一生的理想
      和收集了一輩子的柔情
       
      你無法理解我的美麗
      我的美麗帶有悲劇的氣質
      象著名的毒藥香水
      暗香不可撫摸與觸及
       
      你無法理解我的美麗
      我的美麗是一次回光返照
      死亡就站在我的門外
      而我來了,哪怕一秒鐘
      哪怕一秒鐘
      我也要讓你見到
      我蒼白的美麗
       
       
      玫瑰,玫瑰
       
      在種植玫瑰的地方
      你才開始認識我
      漫山遍野的、暗紅的玫瑰
      傳送著A自型的秘密
      帶刺的、芳香的
      茂密的光,無可觸及的柔軟
      內部險象環生
      父親引以為傲的歷代家風
      被我的命格輕易推翻
       
      別的女人種植莊稼,而我種植
      紙上玫瑰
      白紙上的陰影,沉默的深度
      長期來歷不明的夢魘
      構成暗喻的圖案
      彩色的幾何體與幻覺結盟
      私兌燒酒,偷摘月亮
      不輕易奉獻的火焰
      在寸草不長的地域
      引發滔天大火
       
      你所認識的我,絕不是人為的火焰
      我的燃燒如此必然、天經地義
      侵蝕的速度也不能把它撲滅
      盲目的蝙蝠預示過我的命運
      一意孤行、無法無天
      身體充滿幻想
      孤傲與自卑并存
      臆想通過一場天火
      構成它的燃燒
      在燃燒中綻放的,玫瑰
      ——這人世間傳頌之花
       
       
      命運:一首暗啞的詩歌
       
      我相信
      你能在人群中找到我
      你的目光無所不在
      所以我從來不害怕迷失
      象一個任性的孩子
      在燈紅酒綠的人群中
      我遠遠地躲開
      在一個潮濕的殼子里
      翻看自己的傷口
      而你總是在這一刻抓住我
      你無所不在的,辛辣的目光
      象一只溫暖的大手
      頃刻之間就抓住了我的幸福
      巨大的、顫栗的幸福啊
      它能否鋪設一條現實的通道
      讓心與心走得近一些
      再近一些
      讓無休止的牽掛
      不再流浪在孤獨的風里
      讓無眠的夜晚
      不要做徒勞的跋涉
      時光可否倒流 歷史可否重寫
      無數貧血的詩歌是否可以藥救
      命運不說話
      命運以沉默的方式
      告訴我關于人生的
      許多的悲劇
       
       
      聽說你要去深圳
       
      聽說你要去深圳
      汽笛未響
      天就泥濘了
      空氣中傳遞著工業歌曲
      讓混亂的鼓點和啤酒
      在中秋,萬家團圓的日子
      告訴你
      什么是傷別離
       
       
      靈魂的歸宿
       
      想象阿華的肩膀與別的男人
      有什么兩樣
      ××公分寬
      ××公分長
      能承擔多少淚水
      容納多少歡笑
       
      當你坐在摩托前座
      他不經意的臂彎里
      溫暖鋪天蓋地
      語言啞然失聲
      像嬰兒
      迷戀母親的氣息
      流浪的靈魂
      在瞬間找到它的莊園
      你閉上眼睛
      不看方向
      不問時間
      從入世到出世
      祈求路再長一些再長一些
      祈求沒有目的地
      祈求永在途中
      而近在咫尺的肩膀呵
      你始終不敢靠一靠
      你目睹它抱過許多女人和男人
      還將擁抱多少女人和男人
      而對于你
      它始終是一種圣潔
      和唯一
       
      阿華的肩膀
      與別的男人有什么兩樣
      不管它有××公分長
      ××公分寬
      ××線條流暢的肌肉
      ××免疫預防針留下的疤痕
      你只知道它是
      一個女人靈魂的歸宿
       
       
      簡單的生活
       
      許多事都排到心情后面去了
      周末下午的時光
      寶貴而虛空
      斜飄的雨絲織著秘密而溫馨的心愿
      此刻想象
      懷抱吉它
      唱著老情歌的阿華
      不用點燃壁爐
      來自火熱胸膛的情歌
      必定能溫暖漏雨的四壁
      旋律中的女主人
      上午種植莊稼
      下午為阿華洗衣做飯
      晚上則像一把吉它躺在阿華懷里
      一層簿簿的淚水浮上心頭
      彌漫雙眼
      上帝唯有此刻
      發現人類出自內心的感恩
      木質樂器
      純粹的旋律
      簡單的生活
      在一個周末的午后時光
      絕望的憧憬一覺醒來
      全白了頭發
       
       
      在一首假設的情詩里付出鮮血的女人
       
      也許因為酒
      也許因為愛
      也許因為集中了人世間的丑惡
      一場慌亂
      造就一幅血淋淋的畫面
      啤酒剎那間泡沫倒流
      音樂更閃爍
      瘋狂的的士高嘎然而止
      人潮趕著腳步往兩傍退去
      唯有你--一個慣于遠離是非的女人
      此刻坐懷不亂
      帶著隱密的心事
      希望一場戰事
      正向你襲來
      如果真是這樣
      阿華會不會
      用你迷戀不清的手臂
      帶你遠離險情  或替你
      阻擋戰爭?
      如果群架
              打過來
      如果酒瓶
              扔過來
      你都愿意以血為代價
      看一看
      此刻的阿華
       
       
      想一想阿華是惟一溫暖的事情
       
      被蘇打水
      和蚊子圍攻的夜
      寒冷而漫長
      一張木質坐椅,僅夠
      左腿壓著右腿
      或右腿壓著左腿
      脖頸如大腦神經一樣疆硬
      不易流通的空氣
      容易入侵健康體魄
      你用意志支撐
      植物鐘
      逆時間倒轉
      上蒼總是強調意志
      而意志拯救不了死亡
      就像親情
      喚不回奄奄一息的生命
      就像痛苦
      無法逃避命運的刻意安排
      而寒流陣陣
      時間昏天暗地
      此刻想念阿華
      便成了惟一溫暖的事情
       
       
      作家們都去的吧看阿華
       
      3月28日
      作家們都到的吧去
      看阿華
      寫煽情小說的
      評論的、畫漫畫的
      浪漫主義與超現實主義的
      言情高手
      和問題專家們
      全到的吧帝皇去
      看語言中的阿華
       
      阿華在帝皇一號吧
      用十九年的光陰
      收集了一身健康的體魄  及頹廢的思維
      左耳墜的光芒
      像紙醉金迷的海口
      在夜色中盡顯它虛空的豪華
      煙是愛情
      酒是床
      而煙與酒的欲望
      卻無法在阿華優美的身體語言中
      飛翔
      它貼著一號吧的桌面
      在泛著酒精味的工業歌曲中巡回
      低一些,再低一些
      在途經一間失修多年的空屋時
      急劇的風
      把一個女人的詞語吹醒
      稿紙掉了一地
      披頭散發的女人
      在這場旋風的劫難中
      成了帶著鐐銬跳舞的公主
      頭上戴著皇冠
      腳上的鐐銬泛著月亮的光澤
      優美沉迷的舞姿
      遠遠超出作家們的想象與描繪
      比寶藏更富有
      比夜晚更貧乏的阿華
      讓一個女人成為公主的阿華
      使一個女人變成地獄的阿華
      作家們都去的吧看阿華
       
      而阿華是誰
      在的吧帝皇
      阿華只是一個女人在煙與酒中等待的
      戈多
       
      簡介
      艾子,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海南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澎湃新聞海南頻道CEO。已出版個人作品集《尋找性別的女人》《異性村莊》《靜水深流》《向后飛翔》《詩意與詩歌的不確定關系》。作品被譯成英、法、德、韓、土爾其語等多種文字。曾獲世界華文詩歌優秀獎、2019兩岸詩會桂冠詩人獎、第三屆博鰲國際詩歌獎等獎項。
      責任編輯: 村夫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上一篇:深夜穿越華北平原 下一篇:很抱歉沒有了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