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35tv"></form>

      <em id="535tv"><form id="535tv"></form></em>
    <address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 id="535tv"></listing></listing></address>
    <form id="535tv"><span id="535tv"><progress id="535tv"></progress></span></form><form id="535tv"></form>

    <noframes id="535tv">

      <listing id="535tv"><nobr id="535tv"><meter id="535tv"></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535tv"><form id="535tv"><nobr id="535tv"></nobr></form>

      月亮變幻著它的臉,人呢?

      作者:石頭也 | 來源:中詩網 | 2021-09-18 19:48:52 | 閱讀:

        導讀:在他的記憶里曾經有過山楂樹。那山那河那地方,那時那個牧羊人身上飄動過的紅衣,那是他唯一一次做過的廣告,為了羊。他做過青青綠綠的夢。那該是,應會是什么呀?那是誰的夢!曾經有過三江源……子曰:芝蘭生于深谷:不以無人而不芳,君子修道立德,不因困窮而改節。今人曰:履足行之林,黛玉荷鋤兮炒玉焚香,凝視之,柴門久閉。吾石頭也!

        又快到中秋了......

        不知多少年了,它不知疲倦地照拂塵世,照拂著土地上所有的動物、植物以及塵世上幸福或不幸福的的人,沒有偏頗。

        古往今來,海內海外的人,都會看到它。

        年少時,在街上打夜仗,只要云遮不住,它就是光明。農村的孩子,都是野人,瘋的如土狗-樣,爹娘不會害怕你丟了,什么時候回家,都憑一群童友的興趣。在那尚有饑餓的年代,除了父母不能給你拿出學費,你感覺月亮沒有明徹天地時,更多的時候,月亮是明亮的。

        及至中年,你夸父逐日似地走著夜路,月亮仍在天上,可有時候你顧不上看看它的臉。當然了,有時你也會忘了回家的路。當你累了、苦了、幸福了亦或無助了,月亮下,一個大男人淚流滿面。天明了,你還得精神抖擻的奔日子去,那是成年人該有的奔波中的生活,也是命。

        不幸的人,因不幸而麻木。而只要不麻木到沒有淚,那怕一點,就是幸福。幸福如此簡單,可簡單的是柴米油鹽。最卑微的人也有情感,人之怨,故有其因,難放下也必須放下,因為人之為人。因難,必須尋找快樂!快樂,既然是尋找,必定是不會隨情得之。尋找吧!這便是一切。

        今夜,在高樓林立的小區內,兩只忠誠的警衛,泰迪犬,陪著我。天上之月,照著我的白發,土地上的月光鋪展開來,還沒有掉落的樹葉,泛濫了亮光。海上,一定是滟滟碧波千萬里,何處春光無月明!

        突然,電話聲響了,大兒子說:我們仨因疫情中秋不回老家了。大兒媳說需要什么,寄回去!咱是誰呀,老爹就得有老爹的樣子。大聲說:沒關系。你媽忙,我快樂。家里有吃有喝,什么也不寄!說罷,掛了電話。自己對自己說:爹想孫子的情,你能寄回來嗎?哎!有一種想念叫,五味雜陳......

        咱也多少識字,看報紙,一般情況下不查字典,古詩詞么,也多少記著幾首。于是,便想起了杜甫《月夜》中的:“今夜鄜州月,閨中只獨看。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又想起了蘇軾《江城子·密州出獵》中的:“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進而,陸游《訴衷情·當年萬里覓封侯》中的:“當年萬里覓封侯,匹馬戍梁州。”也浮了上來。

        都是過往了。退休了,為鄉親干的工作,自有工作能力比自己強的人接著再干。

        我給自己定了一個“一學、二不改、三慢慢來”。一學:學著干點家務。我們也有兩只手,決不在家吃閑飯。二不改:盡可能不給在崗的同志打電話,他(她)們都忙都累,不請在崗工作的人吃飯,打了說不定有人以為你在找他(她)辦事,徒增人家心理負擔。同學老友聚,去。去了就喝酒,暫時不改。寫點兒順口溜詩,雖然家人怕累眼或者哪句話說錯了他人厭惡,寫順口溜雖然是個毛病,仍是不改。三慢慢來:慢慢地戒酒,慢慢地戒煙,慢慢地學會享受孤獨。

        “人,可能看到了杜牧的放浪,可又有誰知如能效命于廟堂,又何必沉迷青樓呢”,不是很贊成老師的觀點,千里馬不遇伯樂,就要沉迷青樓,自我作賤嗎?極度地逼迫自己,以達到痛苦的極致,那痛苦的快感,釋放了,只是一時,可那痛苦還會再來。人,何必在去重復呢?

        我們都在努力地活著。可該來時則來,該走時也得走。歲月里的經歷,不必告訴所有的人,說了,也未必幾人能懂。人都很忙,會有幾人來聽?所有的經歷都是生活,都是真實,都是你自己的。真實的活著,便夠了。

        有車可趁就回老家,家有企業,當老板的,得時常管理一下。

        老家喂了兩只母豬,一只肉豬。在農村,這多少也有點兒算個企業的味道。野豬與土豬雜交的后代,好吃!母豬下仔,賣了掙錢;肉豬,年關殺了(人,狠呀!),自家或近鄰吃點兒,剩下的在村上賣了,價格低點甚至低于普通豬的價格也行,但不送人。村上這么多戶,送哪家不送哪家,是個問題。哈姆雷特說,這是個問題。

        想著想著,便想起了李白的《靜夜思》,在月光下的躺椅上睡著了……

        等企業做大了,最好能多少做點兒公益。

        我有一個詩友,是《中詩網》的總編,周占林。還有一個詩友,年輕的北漂人,王長征。占林與我年齡相若,長征寫詩做畫,并做詩歌推廣,他與海子是同鄉。

        有一年,也是中秋快到了,我與二位在北京夜晚偶遇,談起了海子,長征沉默不語。我知道他是個有格局、有情懷的詩者。我以長者之口吻對他說:在塵世,人都是弱小的。記著,首先是柴米油鹽,然后才是詩與遠方。真男人,要在大時代下審視社會,在社會中奔放自己,然后才有格局。格局在,才有大詩。活著,比死更難。生命,是自己的又不是自己的,是爹娘及家人朋友們的。他,沒有孤傲,謙虛地說:是!

        大點的物件兒,人只可用之,不能把玩。即可用之物,未必賞心悅目。大之,非院內器具,乃存之于天地,即使力可拔山,能舉其于項上,仍蠻力是矣。這就是:上者,只品食之味;中者,只吃食之精;下者,貪吃食之全。

        海子,若活著,想必與占林年齡近似。他夢游著似的,喊著姐姐。空靈如無物之韻,傷情著他的唯一。而占林則世俗的多,也不專情,只是想到了遠方的她。是誰,不知也。他雖切割著意象,也只是所有人的破碎,不是占林的唯一。占林說:愛之所及,乃所有目及之物,而海子的德令哈只有姐姐,遠方的遠方還是只有姐姐,太過專情,只能死。占林遠方的她是誰,不知(誰誰誰,愿者,可對號入座)。其中應該有他的老母親,早走的父親。故占林世俗的品茗著生活,關愛著所有,又能詩意的生活著。

        仙境是海子的,塵世是占林的。占林在德令哈,也寫了首詩,拿給我看。對這兩個人,兩首詩,又同是德令哈,評詩者品之難可知。可評家就是評家,咋就評的讓占林也沾沾自喜,你猜是誰評的。哎!評論家之功力,之精道,竊以為不及也。故:我是石頭也!

        可賞之,月亮。

        黛玉荷鋤兮妙玉焚香,吾無紅樓兮天地空曠。一石頭兮,自攜己于劉氏之堂,樂莫樂兮,田野禾苗之壯。隨漁兒兮不遇,納蘭對飲曹寅兮,盡戴戲裝。遇上吳矣方知其有,斯人若彩虹乃在蒼茫……

        不是僅有荒蕪才能使內心寧靜。

        過了中秋,二兒子所在的大學就開學了。他,也得去南京上學了!好在侄子、侄女、外甥還住的近,都長大了,也知道親我了,聚時,還慣著我喝點兒酒。侄女們都說別多喝了,侄子們則不勸。侄媳婦們只笑不說,侄女婿幾個則輪流敬酒。酒下肚,我便幸福的幸福似的,感動的感動似的!原來,快活一直緊貼著我,我感覺到了呀!

        實際上,想想生活著,多少度的酒才配得上突如其來的心酸?什么樣的終點才配的上這一路的顛沛流離?

        等著吧,雨會來,可是今夜沒來。姐姐,讓我獨自坐在咱的土院,等它。莊稼渴了呀!我等它……可一切,終歸要塵歸塵,土歸土!我也再等今年中秋的月亮!

        月亮變幻著它的臉。人呢?

      責任編輯: 山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匿名發表

      編輯推薦

      特別頭條

      • 2021年中詩論壇半月原

        第一期收到有效投稿100首(不含第一期輪值編輯),經投票,最終票選出入選作品12首。
      • 愛上恩陽就是愛上蔣登

        “青春回眸”詩會是《詩刊》社的一項重要詩歌品牌活動,每年邀請15位當下詩壇較
      • 2021年9月中詩論壇精

        論壇精華編輯工作組出品。組長:徐一川,編輯:身后眼前、茂華、顧念、馮歌、樂山船
      • 濕地看鶴(組詩)

        伍國雄,男,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出版詩集《城市的青蛙》。作品散見《星星》《青
      站內搜索:

      Copyright ? 2004-2021  yz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2024093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403號
       聯系站長
      日韩人妻无码中文视频